2018年June月
1322:36:14
留言董毅妈妈
经典值0
[编辑][置顶][取消]
2018年June月
1321:53:1
茶水清清思念绵绵120494/70129
经典值0
[编辑][置顶][取消]
2018年June月
1318:5:21
请用晚餐。39715乔乔父母
  今天下午旅游回家啦,感谢各位妈妈和朋友们长期对乔乔的看望和照顾!谢谢!!
  
经典值0
[编辑][置顶][取消]
2018年June月
1317:56:30
留言孙萌妈妈
经典值0
[编辑][置顶][取消]
2018年June月
1317:30:53
永远的思念,永远的牵挂君丽父母
经典值0
[编辑][置顶][取消]
2018年June月
1313:10:47
孩儿,午餐来啦,请慢慢享用!66620
经典值0
[编辑][置顶][取消]
2018年June月
1311:37:25
留言磊磊妈妈
经典值0
[编辑][置顶][取消]
2018年June月
137:57:50
留言52349
经典值0
[编辑][置顶][取消]
2018年June月
137:27:42
留言小男妈妈
经典值0
[编辑][置顶][取消]
2018年June月
137:2:17
给昭昭送早来了51753馆维护人
经典值0
[编辑][置顶][取消]
2018年June月
136:53:24
鲜花带给你吉祥,平安,快乐!琳琳父亲
经典值0
[编辑][置顶][取消]
2018年June月
136:43:19
昭儿宝贝,妈妈给你做早餐妈妈
经典值0
[编辑][置顶][取消]
2018年June月
1221:0:59
愿温馨的烛光陪伴你120494/70129
经典值0
[编辑][置顶][取消]
2018年June月
1220:34:37
留言磊磊妈妈
经典值0
[编辑][置顶][取消]
2018年June月
1217:36:54
迪窈妈妈送来晚餐,谢谢大家长期以来对爱女的关心与照顾,请慢用迪窈妈妈
  纪念
经典值0
[编辑][置顶][取消]

留言置顶
妈妈:诔昭儿

   锥心泣血,悲天怆地,撮土焚香,母为儿祭。
   哭子远行,雁杳鱼沉,一别四载,天人两离!
   九天可好?星海可寂?佛前可忙?学业可续?
  
   高高独子,幼而聪识,默诗学棋,歌声笑语;
   渐渐长成,潇洒飘逸,诗文练达,隽永风趣;
   重情重友,心醇气和,睿智聪慧,通达事理。
  
   瞬间离去,塌天摧地,魂飞冥冥,顾眷依依。
   只留音带,童声琅琅,只留文章,字字珠玑;
   手泽之遗,断缣零璧,视为珍宝,不弃不离。
  
   哀哀父母,儿毁骨立,花残日缺,人间地狱!
   更长梦短,神郁气悴,避世绝俗,茕茕孑立;
   儿在天上,魂而有灵,母在人间,了无生趣。
  
   浩浩中国,独生二亿,承平盛世,老无所依;
   国有传承,我无子嗣,只为计生,残民害理;
   绝户百万,嗛而未发,吊儿伤今,向隅而泣!
  
   —— 为儿离去四周年作
   2009年3月1日
  
(2009/3/1 0:19:24)
[编辑][消顶]
李昭妈妈:《五言五首 祭昭儿五年》

   (一)
   儿归九天去,五年无迹踪,思儿渺无盼,心颤痛几重。
   日日恋网络,夜夜键盘声,字字伤情泣,行行忆曾经。
  
   (二)
   与儿魂梦逢,含泪喜相拥,闪闪黑眸子,楚楚幼龄童。
   揽儿问归处,或恐在城东?醒来盼重聚,二零一二冬。
  
   (三)
   声声震元夜,鞭鞭碎我心,家家团圆日,惟母膝下虚。
   泪沁三页纸,哽咽却无声,为儿备祭品,不敢与人知。
  
   (四)
   东市买熏腊,西市买烛香,南市买盆景,北市买鲜花。
   千古艰难事,痛在三月一,哀母为儿祭,凄凄复凄凄。
  
   (五)
   四年四字诔,五年五言诗,年年有今日,句句是悲情。
   且信玛雅人,坚守待三冬,想儿心痛时,痴数满天星。
  
   ——李昭妈妈 为儿离去五周年作 2010年3月1日 时值 正月十六
  
(2010/3/1 8:26:11)
[编辑][消顶]
李昭妈妈:《至黑至暗三月》

   一
  至黑至暗三月,至冷至寒春天,
  半世浮生虚度,一宵冷雨花残。
  
  二
  儿去天边伴月,母留地狱艰难,
  遥望星海寂寂,从此你我孤单。
  
  三
  泪里梦里云间,随儿远去天天,
  失魂断魄相问:谁为儿添衣衫?
  
  四
  痴母常忆曾经,离肠寸断更更,
  相思欲寻天路,寒星冷月清空。
  
   五
  国盛家破今日,老无所依明天,
  计划生育成就,凄凄惨惨百年。
  
  六
  天地只留灰暗,人间谁嘘冷暖?
  幸福离我远去,我失我儿六年!
  
   ——六言六首 祭昭儿六年为儿离去六周年作2011年3月1日
  
  
(2011/3/1 0:15:43)
[编辑][消顶]
李昭妈妈:昭昭:妈妈为您送早餐

  昭儿:
  妈妈写的旅美游记,在携程网获得了大奖,携程网为妈妈提供往返机票8000元的奖金,但是有一个条件,就是妈妈的游记只能在携程网上发表。
  钱虽然不多,但它是对妈妈常年写作游记的一种认可,所以妈妈决定接受这笔奖金,也就意味着,要接受这个条件,不能在其他网站公开发表旅美游记了。
  妈妈的游记一直是写给你的,“与昭儿说......”写给昭儿看,为了不引起合同争议,妈妈暂时把你的馆关闭了,这样,我们在私密的地方说话,没有违反协议。
  
   闭馆以后,你这里或许会清净很多,希望不要给你带来困扰,妈妈一定常来看你,继续与昭儿说。
(2014/9/2 6:39:57)
[编辑][消顶]
李昭妈妈:那些都是写给你的......
昭儿:
  今天搜狐SOHU首页刊登了妈妈写的游记:《爱丁堡阴郁古堡》,与携程网的大奖相比,这里发文章虽然没有酬金,影响面却比较大;
  其实他们不知道,所有的游记,妈妈都是写给你的,都是“与昭儿说......”每次出去,妈妈都想着要是和昭儿一起去多么好,所以,回来就写给你,携程的大奖和搜狐网的关注,都是妈妈没有想到的,应该也是你在天上的保佑。
  妈妈非常感谢你!不但保佑了妈妈旅游的顺利平安,还保佑了妈妈的游记文章写作顺利,
  儿啊,妈妈多么想你!
(2014/9/22 6:51:33)
[编辑][消顶]
最新讨论
□王锴妈妈:也谢谢昭昭妈妈。今天是昭昭远行十三周年的日子。(2018/3/2 11:19:30)
□王锴妈妈:谢谢昭昭妈妈(2018/1/17 9:21:04)
□小男妈妈:姥姥真棒!看到姥姥的状态,就看到了儿女的孝顺!(2018/1/15 8:02:56)
□王锴妈妈:祝老人家平安健康!(2018/1/14 9:49:15)
□李昭妈妈:谢谢琳琳爸爸妈妈!(2017/4/27 9:24:27)
□李昭妈妈:谢谢您!(2017/4/26 18:25:35)
□16275:讨论(2017/4/25 10:50:10)
最新经典Top 5
□39715乔乔父母:祝昭昭生日快乐!(2016/6/29 16:49:45)
昭昭,今天是你三十二岁生日,阿姨,伯伯首先祝你生日快乐!
   昨晚,看见妈妈留言才知道今天是你的生日。自从阿姨的电脑出现问题重新装系统后许多软件和图片资料没有了,昨晚,乔伯伯重新安装制图软件,阿姨重新下载图片为昭昭制作了几幅图片纪念你的生日。原准备早晨来看望你,无奈安装的固定假牙掉了,一早就去医院了,然后去了我们失去独身子女的真情联谊会会所排练节目,下午两点多钟才回家,现在才来看你,对不起哟。
  昭昭,你有一个非常称职的妈妈。每当你的生日和忌祭日时,她就早早为你准备一切,让我们看见她写出纪念你的文章犹如诉说我们心声。在你姥爷、姥姥面前是一个非常孝顺的女儿,为照顾姥爷和姥姥竭尽全力无怨无悔;和我们这群失去独生子女的妈妈、爸爸在一起她充满爱心,传递真情,互相帮助,走出人生最黑暗日子的真诚朋友。同时,你妈妈也是一个女才子,她的文笔细腻,文章朴实无华却引人入胜亲临其境。我们为有象你妈妈这样的朋友而欣慰。昭昭,为你有一个这样的妈妈而骄傲、自豪、幸福!
  最后,愿昭昭在天上保佑人间的妈妈和亲人平安、健康!

□妈妈:昭儿早!(2018/5/12 7:11:18)

  昭儿:
  大姨已经住院5天了,高烧一直不退,昨晚李蔓姐姐去陪床了,今天晚上妈妈去。妈妈希望你和姥爷都来保佑她,早日退烧,早日康复。
  姥姥在养老院挺好的,妈妈知道是你们在保佑,谢谢你们!
  

□妈妈:《小小的慰籍》(2018/3/29 8:18:37)

    《小小的慰籍》 摘自人民文学出版社 外国最新小说选
       (美)乔尔奥斯特鲁著 若原 译
      
  婶娘莉比有一儿一女。儿子二战时在意大利阵亡。女儿是个弱智残疾人。我认识婶娘的时候,这个女儿已经生活不能自理,住进了福利院。有关她的种种传闻,我知道的仅此而已。在我们家里,大家从不谈论莉比婶娘一生中如何不幸。所以我常常独自寻思婶娘为什么总是对人那么和善?
      
  当我知道她的两个孩子的情况时,虽然我还很小,(可能就是六七岁的样子),但我觉得她应该很生气,至少应当难过才对,而不该总是一副慈眉善面的样子。后来,我偶尔听母亲跟一个亲戚提起,莉比婶娘的儿子在学校里不仅是个出色的运动员,还是个学习尖子。我当时就想,也许婶娘的善良与不用为孩子的失败操心有关。因为对于女儿,她不会有什么期待。而对于儿子,以前不管有什么期望也不用再操心能否兑现了。
      
  其实直到我长大以后,莉比婶娘还活着。每隔五六个月,我总能在家庭聚会上见到她。这时婶娘总是要走到每个桌前,同每个人打招呼,问各家的孩子如何,当然也没忘记问起我的孩子们。一次我说起,女儿不小心将冰淇淋洒了一身,我们不得不中途停车,求路边不相识的浇花人帮着冲洗了半天,婶娘听了笑得很开心。
      
  我常常望着自己的一双儿女,想到婶娘遭受如此难以忍受的损失而能处之泰然,更觉得难以解释。一次,有个亲戚成婚,我和婶娘都去了,还碰巧坐在一起,我张嘴想询问她靠究竟什么驾驭了生活,然而我却怎么也鼓不起勇气。就这样我失去那次机会。不久婶娘过世了。
        
  我敢肯定有人认为婶娘因为有信仰所以能够安之若素,当然这种看法一点都不新鲜。对于我来说,要说信仰就能使人如此超然若世,则显得太虚无飘渺,所以这种说法就没有任何真正的价值。
      
  后来,一个朋友的儿子刚刚二十岁就死于车祸。我等公开的悼念活动一结束,便去看他。他告诉我:“我太太看得挺开。”“她说约翰到了一个更好的地方。”说到这儿,他停了停,可不等我开口说什么,他又接着说:“哪里有什么更好的地方!”
      
  我猜想,他能活下去完全是由于他心怀感激,感激自己同孩子一同渡过的那段时光。他这招对我不大灵,夏天孩子们一离开我,我就会变得坐卧不安。无论碰到任何挫折,我的办法是借酒消愁。我有一个很头疼的工作,跟我一个办公室的同事们也一个个不堪精神重荷。所以,每到星期五傍晚我几个人就会找一个酒吧,寻求一种低级的遗忘。
      
  如今在这样的傍晚,我比几年前更容易疲倦。但是,我还是每次不拉,因为我需要有一个晚上,不去考虑我生活中的某些部份。
      
  来酒吧的除了一批骨干分子以外,过上一段总会有个把新人也来试试,看看能不能适应我们这帮人的放纵和不加任何掩饰的玩世不恭。的确如此,公司的每一个新雇员都有机会来一次两次,看有没有成为正式成员的可能。如果新雇员是一位漂亮的姑娘,对她发出邀请便是我的任务。原因是,虽然不能说,我已心无杂念,但人们觉得我已经过了动机不纯的年龄。所以柯尔琳一来公司上班,我便对她发出邀请。
      
  她是个讨人喜欢的姑娘。一副天真无邪的样子。她不爱说话,忙着的时候脸上总是带着善良的微笑。她的头发像麦桔一样泛着金黄色,与她嘴唇上含蓄的暗红唇膏相映成辉。她的眼睛闪闪发光,走廊里相遇时匆匆一瞥,很难说出她的眼睛究竟是什么颜色。她很消瘦--甚至可以说有些娇嫩。她的穿着很刻意,但又不能说她想引起别人的注意。
      
  向她走去的时候我竟然有些紧张,我怕我的邀请会被看作是一种侮辱。不过我还是脸上带着父辈的笑容,走到她的桌前。
      
  “柯尔琳,”我说,“怎么样,喜欢这儿吗?”她不是我的直接下属,所以她不会认为这个问题与工作有关,只能有一个正确答案。
      
  “我喜欢这儿,”她告诉我。“这儿气氛很好。每个人都很和气。”
      
  “我们几个人明天晚上可能要去喝啤酒,不知你愿意不愿意跟我们一起去,算是认识认识。”她的脸上升起疑云。“你不必一定答应,”我笑了,“而且我们也不会让你在外边呆得太久。”
      
  “那,好吧。”她说。我随即告诉她我们五点钟以前会来找她,接她一起去。届时我们如约而至。
  
  我们来到一个昏暗,但很热闹的地方,厅堂里可以摆得下几张台球球桌,还有供人们投掷飞镖地方,几张高脚桌散落在厅堂四处,每个桌子旁边都围着几把高脚凳。我们一行共七人,所以把两个桌子拼到一起,然后从吧台要来饮料。
      
  我们精心制造了热闹的气氛,可是二十分钟以后,我们就意识到柯尔琳不会成为我们的正式成员。因为,她只要了一听低度可乐,为了让她加入我们的谈话,我们有意问了她很多问题,但是她的回答一律是最简洁的。你住哪?北边。业余时间干些什么?不干什么。喜欢听什么样的音乐?都喜欢。
      
  当我们喝得微醺时,便开玩笑互相攻击,这是每周必不可少的。在这种时候,说得好听点柯尔琳显得有几分茫然,说得难听点她对一切都毫无兴趣。她一边用麦管吸着可乐,一边盯着玻璃杯底看个不够。我能感觉到她在想怎么才能离开这个地方?什么时候提出来最合适?
      
  我想这一定要怪我们。我们在一起熟惯了,在一起立即会采取一种约定俗成的交流方式。在这种情况下,厉害一点的人会设法加入进去。可是柯尔琳不是个厉害人。
      
   就在这时,维奇和爱丽笙去洗手间了,福兰克又去吧台添酒,苯和艾利克架起了台球桌。我挪到柯尔琳旁边的那只高脚凳。
      
  她手指上既没有结婚戒指,也没有订婚戒指,所以我问她有没有男朋友,她看起来象是那种应该有男朋友的姑娘。“没有,”她说,“已经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有男朋友了。”
      
  “有多长时间呢?”
      
  “要说呀,可能有许多许多年了吧。其实六个月前, 我还是个有夫之妇呢!”
      
  我有些吃惊。到不是我不能设想她是别人的妻子,而是我难以想象,她会是个离过婚的女人。如此温良顺从者如她,怎么会有提出离婚之举?而如此娇嫩可人的她又怎么受得了离异的重创?然而,这两种情况里,非此即彼,总有一种情况是发生了。
      
  我不忍接着话头,一定要问出个究竟。转眼间一杯半马蒂尼又下了肚,我才问,“有孩子吗?”口气象是求证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
      
  “可以说有,也可以说没有。”
      
  我马上猜出可能她的丈夫在离婚中赢得了孩子的监护权。“可是,你一定还是能见到他,或她,或他们.......,是吗?”
      
  她望着我没有马上回答。后来,我才知道她那是在想如何组织句子,而不致让我感到丝毫不安。
      
  “我的儿子死了,就在几个月前。他才五岁。”
      
  我倒吸一口凉气,望着她,也许我不该望着她,而且当下除了“噢,天那!真对不起!”等之类的废话,我不知道说什么好。
      
  “真对不起!我真太差劲了!”我真诚地告诉她,“刚才我还在想你这个人怎么如此没劲!现在我才知道你怎么可能高兴得起来!真对不起!”
      
  她强打起精神笑了笑,仿佛要冲淡我制造出的严肃气氛,然后说:“在大家都知道我的情况以前,我不可能使别人高兴。今晚我就坐在这里,想我说出的话会让大家震惊不已,然后大家都会感到不安,不知道说什么好。我从此就成了大家的同情对象。表示同情并不是你们星期五晚上出来的目的,对吧?”
      
  当然不是,我想。但柯尔琳比我更需要分心。然而我却让她坐在这里用麦管吸她的可乐,而自己坐在那里发愣。
      
  “你应当得到同情,”我说,“我们大家能帮你的很少,但无论多少,你都当之无愧。我也有两个孩子,报纸上一登什么小孩子出事,小孩子被绑架什么的,我就心惊肉跳。”
      
  她没有说话。我想我的话一定是证实了她的担心,人们从今往后会由于她的不幸而对她敬而远之。想到这儿,我马上换了一个话题。“你从不喝酒吗?”我问。
      
  “不常喝,喝也喝得不多。”她告诉我。“过去六个月里,不少人向我推荐酒。可是我想头脑清醒。如果我头脑清醒,就不至于再搞得措手不及。”
      
  这时,维奇和爱丽笙回来了。爱丽笙来了兴致,调笑地对我说:“今晚你是打算再呆一会儿,还是准备立马回到老婆孩子的怀抱?”对于没孩子的人,仿佛回家就是背叛友谊。
      
  “还没决定那!”我告诉她,“这全取决于,你能提供什么样的诱惑。”
      
  “我的第三只乳房还没长出来,”她说,“而我的其它两只从来没能诱惑你。”我笑了,柯尔琳也笑了。
      
  “也许,柯尔琳能让你多呆一会儿?”她提议道,“当然,前提是柯尔琳还会再呆一会儿。怎么样啊?柯尔琳,来一杯真家伙吧?”
      
  从柯尔琳告诉了我她的不幸以后,我就觉得有义务保护她。因此,我替她答道:“行了,爱丽笙,酗酒可是公认的坏习惯啊?”
      
  “在我的家乡可没人这么看。酗酒被认为是一种生活方式!”爱丽笙的最大魅力就是她永远都不生气。
      
  柯尔琳终于为自己说话了:“我真得走了,”她说道,“一大堆衣服等着呢!谢谢你们请我来。我玩得挺高兴的。”说着,她从高脚凳上下来,然后走出了酒吧。我目送着她离去,我知道在我的眼里,她永远都会象是一个被生活击败的人。
      
  艾利克,苯,和福兰克又回到我们桌上,谁也没问柯尔琳怎么样了,这样正合我意。
      
  她的秘密变成了我的秘密。也许所发生的一切都在她的计划之中。星期一倘若没有任何人用警戒的眼光打量她,或着趁她一背过身,就窃窃私语的话,我希望,她会感到她可以信赖的新朋友在保护她。
      
  可是,她又并没有嘱咐我保守秘密。我也许应当成为她的信使,让大家都知道她的事,让大家跨越她的不幸这座桥,使她成为办公室;里正常的一部份。
      
  我心里很清楚,再喝上两盅,酒精就会替我作主。所以我连忙穿了外衣离开了酒吧,让同事们好一顿奚落。
      
  星期一,我路过柯尔琳的桌前时,仍然象往常一样公式性地打了招呼。等回到办公室,我想如果这样下去,再过几天,一切就会跟过去一样,仿佛她从来没有告诉过我任何事。
      
  我将柯尔琳的事只告诉给一个人--我的妻子。听完以后她恰如其分地,当然也是真心地表现出震惊不已地样子,她问我孩子是怎么死的。“我不知道,”我说,“我也不想知道,这一点我心里很清楚。”
      
  那个星期一,当我坐在办公室里,我完全清楚,我不想知道孩子是如何死的。我想,人家单独承受重负该是多么艰难,而我连一丝一毫也不愿分担,我真是个懦夫!但又一想,我其实也是无能为力。如果我不能帮助她宣泄,我又能做什么呢?我只是希望不要做出什么伤害她的事。
      
  我知道我就是这么一个人。夜深人静,黑灯瞎火,每当我们辗转难眠的时候,我们就会真正了解自己。比如说,我知道,如果我的妻子残废了,我不会离她而去,可是我却有可能做出对不起她的事。我不会推卸我对她的责任,但是我不会为她设身处地。我妻子对我也非常了解。自私自利是一个很难保守的秘密。
      
  好几周过去了。柯尔琳再也没有参加星期五晚上的酒吧聚会。而我即使喝得酩酊大醉,也对她的事守口如瓶。至今对于她的事没有任何人跟我说过悄悄话,想必她再没跟任何其他人提起过。
      
  我计划不再主动跟她交往,也似乎做得颇为成功。见了面我们彼此打声招呼,仅此而已。坐在安静的办公室里,我的感觉是我抛弃了她;我的做法完全符合我一贯的行为方式。
      
  有一天她没坐在她的办公桌前。过了好几天一直看到是另一个人坐在那里。于是我问她科室里的同事:“科尔琳呢?”
      
  “她辞职走了。”
      
  我马上感到彻底失败了。以前只要每周五天天天见她,即使我在拖延时间,我知道我总还有机会挽回自己的失责,而现在她却走了。
      
  我来到人事处。
      
  “有个姑娘最近辞职走了,”我说,“她叫“柯尔琳.巴顿。我曾从她那里借了一本书,一直没还她。她走的时候,一定忘了问我书的事。能告诉我她的地址吗?”很久以前,我就知道,谎言越长,越有可能被人相信。果然,我得到了她的地址,当然人家告诉我,他们是由于情况“非常特殊”才告诉我的。
      
  我给她写了一封信。
      
  亲爱的柯尔琳:
      
  那天晚上你跟我们一起出去,你告诉了我你儿子的事情以后,在你面前我便不知所措,我甚至不能面对自己。我知道,你一定告诉过我,你指望我能帮你做点什么。而我却一直没能为你做任何事情。
      
  不管我的话能不能给你一点安慰,我都想让你知道,我每天都想起你,也为你的不幸心痛。
      
  也许你想在单位里找一个同事,当自己痛苦不堪时,可与同事分担苦痛,也许你想让我把你的事告诉大家,这样你就不必老想着自己要去做这件事,从而使这个过渡容易一些。 我知道,不管当时你真正需要我做什么,现在一切都太迟了
      
  不管怎么说,我觉得对不起你,因为我逃跑了。不幸的是,逃跑似乎是我最拿手的。
      
       此致,
       你真诚的 丹尼尔. 格里菲斯
      
  好几个礼拜又过去了。给科尔琳发出的那封信似乎有一种使我平静的作用,过了一阵,我想她可能把我彻底遗忘了。可是,有一天,一只小小的信封和其他邮件一道躺在我的办公桌上,信封上是不大熟悉的女性笔迹。
      
  亲爱的格里菲斯先生:
      
  我从没有期望你做任何事。我告诉你我儿子的事,是因为你问了我。
      
       柯尔琳.巴顿
      
  我想,多好啊,柯尔琳,我的妻子,上帝,所有人都对我期望甚少。他们只是抛给我最简单的问题:知道怎么做是对的,却又不能去做。
      
  真正的悲剧往往都是留给那些不同寻常的人,就象上帝自己一样。
      
  于是我终于找到了关于莉比婶娘的答案。那就是:我不配知道为什么,因为我没那么好。
  

□妈妈:永远的思念牵挂(2018/3/2 7:41:43)

  时间很短,
  天涯很远,
  孩儿很近,
  你我永远相伴!
  

□孙萌妈妈:一年又一年,思念永不变。(2015/3/1 13:00:33)
昭昭
   打开电脑,才知道今天是你走了十年的日子。时间过的真快呀!记得你刚走那年的三月份,那时我和你妈妈刚认识,看见你妈妈的第一眼,我只记得你妈妈满脸的苦和愁,话未出口,就哭了起来,我和张雷妈妈忍了又忍的眼泪,也终于放开闸门,我们三人哭做了一团。
   如今十年过去了,你妈妈对你的思念丝毫未减。每当我们一起去万佛园看望你们时,你妈妈总是提着一大兜子你爱吃的食品,一边为你擦洗墓碑,一边和你说话,在为你摆放食品时,还不忘记告诉我们,哪样东西你最爱吃,哪样饮料你最爱喝。
   你妈妈每次出国,也总是带上你的照片,她说:带着你的照片,就如同你陪在她的身边,心里踏实。你妈妈回国后,写了多篇游记,己被某旅行团录用,并发了奖金。
   去年你姥姥患病卧床,你妈妈尽其精力和体力照顾老人,做到了孝道。
   孩子,为你妈妈骄傲吧!她遵循了中国人的传统教导,对老人伺候有佳,对孩子爱护倍至,她愿意为你做一切、一切。她是一个睿智、坚强的妈妈。孩子,愿你的在天之灵保佑姥姥早日康复,行走如风。愿你保佑妈妈永远年轻,身体健康!平平安安!


注册|登录|帮助|快捷
天上有你
Powered by Netor网同纪念,2000-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