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July月
2216:16:7
留言访客
  赵玉仙女战士
巾帼颂歌
[现0条]
经典值0
[编辑][置顶][取消]
2019年June月
1318:50:16
文选评论访客
  一瓢冷水泼在辛梅的脸上,水珠顺着她的短发滴落在她赤裸的身上,渐渐的她苏醒过来。两根钢针还插在她的乳房里,乳头上露出短短的针把。苟二巴用手顶着她的下巴让抬起她的头,用手指弹了弹针把,刺痛使她慢慢地睁开双眼,她的双臂已经麻木,脚尖无力的支承着身体。
巾帼颂歌
[现0条]
经典值0
[编辑][置顶][取消]
2019年May月
1310:24:44
敬礼王者刀
  英雄不死,浩气长存。
巾帼颂歌
[现0条]
经典值0
[编辑][置顶][取消]
2019年April月
2619:20:30
留言巾帼颂歌
  埠下还乡团头子李登楷更是凶狠残暴,杀人如麻。一次,他把抓到的40多名党员、村干及积极分子赶到埠下河西的沙滩上。指挥爪牙将妇女的衣服剥光,百般污,甚至把木棍捅入妇女下身,然后将这40余人活埋。由吾区妇救会宣传委员、女共产党员裴甘梅,在一次突围中不幸落入魔爪,被押送到埠下乡公所。还乡团大队长胡光德与裘甘梅是同村,对她怀有刻骨的仇恨。他指挥爪牙对裴甘梅进行了残无人道的折磨,匪徒们
  将大钢针刺进了裴甘梅的十个手指,妄图从她嘴里得到我军埋藏的军用物资。但裴甘梅面对野兽般凶残的敌人,昂首挺立,坚贞不屈,对敌人痛骂不休。还乡团匪徒气急败坏,暴跳如雷,竟惨无人道地用刀子将裴甘梅的乳房割掉,最后将奄奄一息的裴甘梅活埋在埠下河西的沙滩上。崮口区武装干事,女共产党员单福英
  被国民党还乡团逮住后,受尽了酷刑和惨无人道的污辱,也没泄露一点党的机密。敌人把她的头发剃光,剥去上衣,用铁丝穿着双乳游街。她英勇不屈,怒骂敌人,最后也被活活埋掉
  这些同志在敌人面前大义凛然,宁死不屈,表现了共产党员的崇高气节。
  
  
  
巾帼颂歌
[现0条]
经典值0
[编辑][置顶][取消]
2019年April月
2615:48:21
谢勉英丘云露巾帼颂歌
  一九三一年一月二十四日,饶和埔县委在埔东大塘头
  (即今大东乡)召开工农代表大会,并成立饶和埔苏维埃政府,
  太宁的曹日初、曹海、谢勉英(女)、谢娣英(女)人参加谢勉
  英当选为饶和埔县委委员兼妇联主任。当时,反动团防头子张
  悟真闻讯率部向大塘头进行突然袭击,县委和苏维埃政府机
  关部份领导人员及埔北特别区委转移至太宁塔坑,后转到
  北坎头同年五月初八日,叛徒钟乃匡勾结团防头子钟伯臣、
  张古庭钟催桢率二百余人进攻北坎头,年仅十七岁的张球
  贤在突围中因弹尽而牺牲,牺料前还把手枪拆散丢入稻田中。
  饶和埔县委委员谢勉英(女)、太宁特支书记钟义祥以及工
  作人员丘云露(女)、谢汉新张文锻等五人,在突围时因弹尽
  被捕,受到严刑迫供钟伯臣用铁柄伞尖挖出钟义祥的双眼
  用烧红的铁线刺穿谢勉英的乳房,用酒精烧焦谢勉英的十
  指还用烧红的铁器脸炙胸,谢勉英、钟义祥、丘云露几次
  晕倒过去,但始终没有供出党的任何秘密。钟伯臣看到丘云
  露长得漂亮,千方百计诱骗、恐吓企图奸污,但丘云露坚贞不
  屈,怒不可遏地大骂道:“我生是共产党的人,死是共产党的
  鬼,屈膝投降,贪生怕死,决不是真正的共产党员”。临刑
  前,谢勉英、丘云露两位女同志的乳房也被野蛮割去,并押
  去游村,同志们均脸不改色,并不断高呼:“共产党员杀不
  尽,斩不绝,中国共产党万岁。最后被押送至太宁排楼坝
  大桥英勇就义。
巾帼颂歌
[现0条]
经典值0
[编辑][置顶][取消]
2019年April月
816:43:54
“不怕死的,跟我来!”访客
  嘉鱼县八斗苏区红色政权的发展和壮大,引起了国民党反动派的极大恐慌。1932年3月25日天刚拂晓,国民党反动派趁我苏区红二师主力部队离开八斗之际,调来了正规军十九师和县城杨天申的清乡队,与地方五个“铲共团”的残余兵力共3000余人,分兵四路,向我苏区包围。当时,200多人的赤卫队,只有二十几条钢枪,十几颗手榴弹。苏区鄂南中心县七区八乡苏维埃政府主席兼赤卫队队长周洪金和副队长王佑尔为了保存实力,掩护群众及区、乡机关人员,一面阻击敌人,一面组织苏区军民从鼓潭渡口抢过陆水河,向蒲圻车埠小柏山转移。鼓潭渡口位于陆水河畔,八斗角龚家村之南,是嘉蒲两县村民往来的必经之路。当上千军民赶到渡口时,摆渡的只有两只小船,人多船少,还有600多人未上船,敌人收缩兵力,蜂拥赶到陆水河畔,向鼓潭渡口包抄,在河堤上架起机枪向河心扫射,顿时血染鼓潭渡。
   在紧急关头,周洪金和王佑尔各带1t,多名赤卫队员,边打边撤,向栗柴港方向撤退。途中却遇上了从熊家岭赶来的蒲圻县“铲共团”头子张华山的地主武装的阻击。赤卫队北老区革俞故事选队,
  咸守卷腹背受敌,王佑尔却毫无惧色,带领赤卫队边打边撤。当退至夏家畈时,队长周洪金壮烈牺牲。
   王佑尔带领队员继续后撤,退到栗柴港时,队伍已被敌人团团围住。这时,敌人越来越近,枪声越来越密集,情况万分危急。他大吼一声: “不怕死的,跟我来!”随即带领几名赤卫队员向白匪包围圈冲去,把白匪吸引向相反方向,掩护群众和机关人员转移。敌人发现了她之后嚎叫: “活抓共产婆!”敌人蜂拥而来将她抓捕,并押到蒲圻县黄龙乡。
   “铲共团”头子张华l山以为抓到了王佑尔便会牵出一大批革命志士来,便亲自来到关押她的地方,进行威胁利诱:“识时务者为俊杰,只要你归顺我们,告诉我你们还有哪些人潜藏在这里,其他的逃到什么地方去了,我就立即放了你,还会重重地赏你。”王佑尔轻蔑地说: “你们这些狼心狗肺的东西,我怎么可能与你同流合污?你就是给我一万座金山,我也不稀罕!”对方恼羞成怒:“你一个女流之辈还挺强势!你就不怕死?”王佑尔斩钉截铁地回答: “怕死就不当共产党员!”敌人恼羞成怒,把用各种酷刑威逼,但她始终坚贞不屈,誓死不降。
   张华山抱着最后一丝希望再次说道: “你这是何苦?只要你说出你们还有谁潜藏在这里,其他的人逃到什么地方去了,我放你一条生路。”王佑尔从牙缝中挤出一句话: “留在这里的只有我一个,逃到外地去的有干军万马,你们是永远也斩不尽杀不绝的!”
   张华山气得暴跳如雷:‘把奶子割掉!”几个匪兵一拥而上卑鄙地扒光了她衣服,抽出明晃晃的尖刀,王佑尔毫不畏惧地痛骂: “你们简直猪狗不如!你要杀就杀,共产党员不吃你们这一套!”话音未落,匪兵残忍地割掉了王佑尔的乳房。王佑尔一边强忍疼痛,一边高喊: “共产党万岁”、 “打倒国民党反动派”。年仅31岁的王佑尔在蒲圻县车埠镇白荷叶塘壮烈牺牲。
  有诗赞曰:
  受辱斥敌(颂王佑尔)
  
    带头放脚砸菩萨,
   突围未成入敌手。
    威武不屈遭辱刑,
   烈女斥敌甚猪狗!
巾帼颂歌
[现0条]
经典值3
[编辑][置顶][取消]
2019年April月
112:42:19
留言戴镣女囚
  非常钦佩女烈不畏酷刑的坚强意志和对党的忠心,她们是我学习的好榜样,中华女烈永垂不朽。
巾帼颂歌
[现0条]
经典值0
[编辑][置顶][取消]
2019年March月
312:52:37
留言rryy
巾帼颂歌
[现0条]
经典值0
[编辑][置顶][取消]
2019年March月
1620:33:32
留言访客
  牛逼
巾帼颂歌
[现0条]
经典值0
[编辑][置顶][取消]
2019年February月
1920:2:17
文选评论访客
  赞赞
巾帼颂歌
[现0条]
经典值0
[编辑][置顶][取消]
2019年January月
290:26:27
党的女儿张尔芳访客
  “说不说?”
  “不知道!”少女微弱地答道,赤身裸体,吊在梁上几经拷打,遍体鳞伤,鲜血淋淋。
  “嗞。。。” 点燃的烟头摁在她隆起的乳房上! 女人发出沉闷‘嗯。。。’痛苦地呻吟。
  “这么硬,你是不是共产党员,快说?!”
   “我只是一个青年团员,还不够共产党员的标准。”少女昂起头,睁开眼,坚定地说。
   “既然不是共党,与你同时被捕的谁是共产党员?说了就放了你,不必这么受苦了。”
  “不。。知。。道!”
  “嗞。。。”烟头一次又一次不断烫在乳房,
  “。。。。。”女人扭动着身子,忍受烙烫,一声没吭!
  敌人扑上来,又扒光了她的裤子,得意地说:
  “这回知道了吧?”
  “禽兽!知道又怎样,就是知道也不告诉你们这群豺狼!”
  少女身子不由自主地抖了起来。
  “这是你最后的机会,快说! 说不说!”
  少女昂起头,咬紧嘴唇,合上双眼,一言不发。
  “啊。。。。!”凄厉喊叫声,伴随着“嗞。。。。”烧焦青烟腾起,凶残的烙铁插入少女阴道。 她就是张尔芳,受尽最羞耻最野蛮的折磨,仍是一个字也没供出!。
  
  张尔芳(1928--1946)出生在担山镇西韩吉村一个贫苦农民的家庭里。1944年,16岁的张尔芳参加了革命队伍,投入到抗日战争中去。临走时,张尔芳见母亲有些难舍难离,就安慰说:“娘,您不要难过,我参加革命队伍,当了女战士,戴着英雄花回来见您”。
  
  张尔芳从参加革命队伍的第一天起就严格要求自己,积极热情地工作,努力学习文化,不久便参加了新民主主义青年团,并担任了官庄区妇救会主任,同敌人进行坚决的斗争。
  
  1946年4月30日凌晨,盘踞在安丘城的还乡团突然包围了官庄区政府,在与敌人激战中,张尔芳为掩护同志们撤退,不幸落入敌手,敌人把她押到安丘城。
  
  为了得到消息,敌人一次又一次地过堂审问,对张尔芳进行了惨无人道的酷刑折磨,鞭子抽,刺刀豁,还残无人道地用烙铁烙她的阴部,用烟头烧她的乳房。但党的好儿女宁死不屈,连声痛斥敌人,保全了党的机密。
   敌人硬的不行,又用软的。
   “姑娘,说了实话对你有好处,我们可以带你到大城市去坐吃清穿,不比你坐在这屋子里好得多?”
   她轻蔑地瞥了匪徒一眼,斩钉截铁地说:“用不着来这一套,要杀要剐随便,想叫我出卖革命办不到!”
   匪徒们黔驴技穷,声嘶力竭地嚎叫着:“活埋! 活埋!”
   她大义凛然,视死如归,厉声骂道:“你们这些狗杂种可以杀害我,但共产党人是永远杀不完的!你们的寿命是不会长的。”
  
  1946年7月的一个夜晚,阴沉沉的天气,下着毛毛细雨,万籁俱寂。张尔芳被押到安丘城西门外,面对敌人早已挖好了个很深的的土坑,她整理了一下破碎不堪的衣服,一边昂首高呼:“毛主席万岁!中国共产党万岁!”一边从容地跳下土坑,英勇地献出了她年仅18岁的生命。
  
巾帼颂歌
[现0条]
经典值1
[编辑][置顶][取消]
2018年December月
2412:34:22
赵全英:刘胡兰式女英雄访客
  南充日报[2016年07月13日]
  ●本报记者 周晓琪
  
    赵全英是中国共产党优秀的女党员之一。1915年,她出生于南充县西区的金宝乡石马垭赵家沟。从小性格倔强的她看到同龄的男孩子背书包上学,就心生羡慕,但在当时重男轻女的社会,赵全英想读书的想法几乎是奢望,但赵全英不肯就此放弃,一年又一年,她老是向父母提起自己有多么希望读书,终于,她的决心打动了朴实而善良的父亲,最终,父亲将她送到赵家祠堂去读书了。
    1932年初,中共南充中心县委决定以西区七宝寺高级小学为据点,将西区建成为共产党的根据地。为此,决定在七宝寺小学招收女生班,从中发现和培养党的妇女干部。早已盼望能到这西区享有盛名的学校读书的赵全英听到消息,心想一定要得到这次机会,回家后,赵全英又同父母软磨硬缠,终于取得父母同意去报名。1932年4月的一个夜晚,在学校操场被训育主任何朴村、教师罗天照遇见,他们见赵全英剪着当时最新式的短发,明亮的大眼睛,丰满的脸庞,匀称的身材,显得朝气蓬勃,就问她:“你为什么来读书?”全英自豪地回答:“我们女的,也应有所作为。”他们认为赵全英有进步思想倾向,就经常有意识地接触和教育她,并介绍其加入了共产党,负责西区的青年妇女工作。
    当时,本地代军阀当局向农民征米收税的人,人们把他们叫“二领班”。这些二领班,让农民民不聊生,他们收米季节,大压粮价,大量收购后,在荒月头上又高价卖给农民,从中盘剥。如果有谁欠着不交,他们就利滚利、跟头利翻几番。到年关时,还勾结团总将交不起钱的农民抓到乡公所任意吊打,一直到家里人倾家荡产把钱交去才肯放人。赵全英为替百姓出气,带领妇女们,以向金宝乡的“二领班”周子华要买肉的钱为由,将周子华痛打了一顿,以解人们心头之恨。
    1933年春,南充中心县委根据省委在西区建立农民武装,开展游击战,配合红四方面军粉碎四川军阀对通南巴川陕革命根据地围攻的指示,成立西区游击队。赵全英说服了母亲,让中心县委的领导常住在她家里,指挥斗争。在这一时期,赵全英白天照常上课,放学后立即回家写标语。晚上,她带领妇女们在夜色掩护下,在山垭口或大路旁贴出“打倒军阀”、“打倒贪官污吏和土豪劣绅”等标语。逢场天,她又和姐妹们装扮成赶场的样子,趁人多拥挤时散发宣传革命的传单。当她得知西区游击队要在一个晚上将敌人的哨棚全部烧毁时,主动请求参加,带领身强力壮的妇女们扮成女鬼吓走守哨棚的敌人。圆满地完成了游击队交给她的任务,使游击队的预期计划得以实行,有力地打击了敌人。当游击队去提大悲寺警察分队的枪时,赵全英又率领石马垭的妇女们,自告奋勇地担当起监视敌情的任务。当赵全英得知其同学、共产党员任秀全(后脱党) 被捕关在中和乡民团办事处的情报时,为了营救任秀全和保护党组织,她和游击队员连夜奔走几十里山路赶到中和乡,救出任秀全并为她化装,将其送到旋东湾隐蔽起来。不久,全英和游击队员又在一个夜晚将龙泉乡地主何靖廷和何肯成家的粮仓打开,把粮食分给穷苦农民。
  
    赵全英的革命活动,引起了当地团首赵吉安和他儿子赵模的注意。1933年6月,在杨森对西区实行反革命围剿时,赵全英被捕。赵吉安父子和匪徒们把她吊在树上,轮番抽打,要她说出哪些人是共产党。全英咬牙忍受了极度痛苦,一声不哼。敌人又把她母亲绑在路旁的一棵大树上,对她进行威胁。赵全英劝其母亲要坚强,为了更多的共产党员,牺牲也在所不惜,敌人一无所获,只好将她押到南充关入大南门监狱。
    在狱中,被人们称为易屠夫的南充县伪县长易维精亲自审问赵全英,妄图从她口中得到共产党及游击队的情况。任匪徒们把她打得皮开肉绽,仍未得到半点情况。
    易维精恼羞成怒,令匪徒们把全英按倒,往鼻孔里灌辣子水。全英被呛得肺如火烧,呼吸困难,仍不说一句话。敌人不甘失败,又卑鄙地令匪徒用猪鬃捅全英的乳头,全英忍着钻心的剧痛和丧尽天良的凌辱,直到昏死过去,也没有招供。敌人黔驴技穷,只好判处她死刑。
    1933年6月17日,赵全英和9名战友一起,被敌人押往西桥河刑场。她们一出监狱就高呼“中国共产党万岁”、“苏维埃政府万岁”等口号。在处决前,国民党军队一姓张的营长,见十几岁的赵全英年轻漂亮,想娶她为“小”,以荣华富贵诱其叛党,遭赵全英一顿痛骂,毫不动摇。当敌人在刑场上将枪口对着全英时,她怒视着易维精高喊:“二十年后,姑娘又是一青年。”赵全英和9名战友的鲜血洒在西桥河畔,牺牲时年仅18岁。
    赵全英为祖国和人民奉献了自己年轻的生命,是一名优秀的女共产党员,她宁死不屈的精神让人肃然起敬,她是我们南充的刘胡兰式的英雄,永远值得我们敬仰和怀念,市委党史研究室宣教科科长姜华说。
巾帼颂歌
[现0条]
经典值2
[编辑][置顶][取消]
2018年November月
1316:58:37
留言刘曼云
  女英烈永垂不朽。
巾帼颂歌
[现0条]
经典值0
[编辑][置顶][取消]
2018年October月
2513:1:7
留言李民
  要看女烈的片和图画
巾帼颂歌
[现0条]
经典值0
[编辑][置顶][取消]
2018年September月
2814:15:24
这不是我的耻辱!这些土匪才是最卑鄙、最下贱、最无耻访客
  这是正义者的宣言。匪徒丧心病狂折射了行将灭亡的挣扎。丁佑君舍身取义,信仰力量,超越了生死,个人的荣辱。
巾帼颂歌
[现0条]
经典值0
[编辑][置顶][取消]

最新讨论
□返老还童:讨论(2019/8/19 10:03:10)
□江善辉:讨论(2019/2/9 18:08:28)
□访客:讨论(2017/9/17 1:50:37)
□访客:血债累累的“还乡团”…(2017/8/5 21:43:32)
□访客:讨论(2013/7/17 10:09:24)
□巾帼颂歌:党的女儿至死当(2009/4/29 10:22:01)
最新经典Top 5
□访客:相册评论(2016/12/21 5:40:06)
很好

□访客:“七一五”惨遭杀害的黄麻县妇女会主任夏国仪(2017/5/16 14:05:08)
“七一五”惨遭杀害的黄麻县妇女会主任夏国仪
  
  (节选自《喋血大别山——黄麻暴动纪实》)
  
  
  
  1927年7月15日,汪精卫,这个曾经以“左”派面目招摇过市,8 天前还称共产党为亲兄弟的武汉国民党主席,突然发出“宁可惜杀一千,不使一人漏网”的屠杀令!
  
  武汉三镇大开杀戒,砍头如砍柴。一度成为革命中心的武汉,又变为反革命的阵营。国民党下令清党,到处解散农民协会,收缴农民自卫军的武器,大肆捕杀共产党员。仅武汉三镇,3 个月中,8000共产党员只剩下了600 !
  
  由于黄安、麻城两县曾是革命闹得最积极最彻底的地区,所以,“七·一五”
  
  之后,便成了敌人“清剿”、“血洗”的重点,他们专门派了匪军魏益三部进驻黄麻,进行“清剿”、“收编”和“改组”,反革命气焰甚嚣尘上。
  
  反动派在“宁可错杀一千,不可使一人漏网”,及“茅草也要过火,石头也要过刀”等反革命口号的鼓动下,到处搜捕共产党员和革命群众,杀人放火,奸淫虏掠……不幸被他们抓住的共产党员,农会干部,都被剖腹、挖心、分尸……
  
  由于叛徒的出卖,曾是省党部特派员的黄麻县委委员、县妇女会主任夏国仪被他们抓住了。
  
  狭窄的羊肠小道上,疾行着一个白军当官模样的军人和几个穿绸衫拿蒲扇或拄文明棍的人。太阳照得他们满头是汗,却没有一个人摇扇或者擦汗。只等拐到稍宽一点的官道上,有个穿绸衫的胖子才献媚地靠近那当官的军人,忙不迭地说:
  
  “张连长,这回可是钓到了一条大鱼。又是个姑娘……”
  
  “那不见得。共产党我见得多了,尤其是女共党……不过,嘿嘿嘿,模样怎么样?”
  
  “一看你就知道了。可是黄安少有的哪。”
  
  “真的?”张连长不相信似的站住了。
  
  “那还有假!不过,可得多挖几个共产党!”
  
  “这你就放心好了。挖不出共产党我就挖她的心!”说着,就又急步往前走。
  
  夏国仪被敌人捆绑在一间仓库里的木柱上。
  
  “还是个不错的女子嘛!嘿嘿嘿嘿……”一个兵痞倒背着长枪,说着就用他那脏手往夏国仪脸上摸。夏国仪鄙夷地拧过了头,但那只脏手却又极快地伸了过来,在她的脸上摸了一把,淫笑着说:
  
  “还他妈挺能耐。摸一把就这么大脾气?待会儿当官的来了,看你还他妈敢耍脾气?”
  
  这时,夏国仪虽然仇恨不住地在胸中起伏,然却动弹不得。听着兵痞的话,她就恶心地吐了一口。
  
  过了一会儿,门口一黑,张连长一干人马就进了仓库。另外,还多了几个同样是挂着长枪的兵卒。
  
  “立正——!”
  
  随着当官的到来,刚才那兵痞慌忙中便踢腿挺肚,一个不像样子的敬礼之后,就开始报告了:
  
  “报告张连长,共匪……共匪还在柱子上……”
  
  一句不知道该怎么说的话,就把连长周围的那些个老爷给逗笑了。张连长不容他再说下去,摘下手套,猛地就朝他脸上砸了过去:
  
  “去!别他妈丢人败兴了。”说着,又摘了另外一只手套,背着手便横到了夏国仪跟前。
  
  “你就是那个夏国仪?嗯?果然不赖嘛!哈哈哈——”
  
  “是,她是叫夏国仪。好不容易才逮住的。”这时,那个挨了一手套的兵痞忙递着手套过来插话。不料热脸却碰了个冷屁股,张连长不耐烦地一挥手,就又骂了一通:
  
  “你他妈怎么还不滚?滚,滚开!”
  
  骂毕,就扭过那张长脸,使劲憋出一丝笑容,讪讪地说:
  
  “不好意思,夏主任。本官迟到一步,让您受委屈了。”说着,就要靠近夏国仪。
  
  “滚开!有话就说,有屁就放!既然知道我是夏国仪,就别来这一套!”夏国倪义愤填膺,脸都气红了。
  
  “哟嗬,还是个老共党!”
  
  张连长讨了个没趣。凭着开口一句话,他就知道是个讨不了什么便宜的共产党。这他确实有经验。上午在紫云区那边杀了一个。心都挖出来了,就是没弄到一个字。所以,他立刻就转身对那几个穿绸衫的地主说:
  
  “怎么样,七爷?亲不亲故乡人嘛。你先来吧,看这娘儿犯的什么病?”
  
  “姑娘哪,你还犯什么倔哪?张连长也是好意嘛,干吗要耍脾气哪。来,七爷我亲自给你松绑,只要你能好好地配合一下。”
  
  说着,这个被张连长称作七爷的人物就拄着他的龙头拐棍上来了。
  
  “你说,咱们这儿谁还是共产党?”
  
  “不知道!”
  
  “别这么倔了,姑娘。不知道能怎么样?不知道我们怎么知道你就是共产党呢?啊?”
  
  “呸!无耻的败类!他就不配做共产党!”
  
  “不配?怎么不配?不配他怎么能是共产党?”见夏国仪一脸鄙夷的样子,七爷就又动了他的不烂之舌。
  
  “共产党完蛋也不是你一个人的事。当然也不是今天的事,迟早都得完蛋嘛!难道靠你一个姑娘家,就能把天给撑起?还是快快说了吧,免得受皮肉之苦!”
  
  见夏国仪还是一副不理睬的样子,张连长就暴躁地走了过来:
  
  “别他妈废话了,这帮共产党不吃这一套。”一手拨开七爷之后,他就一把抓住夏国仪的衣服,恶恨恨地说:
  
  “说,你想要老子怎么收拾你!”
  
  他想,软的不行,就来硬的,毕竟是个娘门儿嘛,没准能吓出几滴尿水来。
  
  “要杀要斩,随你的便!共产党员杀不完!”
  
  夏国仪根本不理他的茬,说完就把头扭到了一边。
  
  “好啊,都他妈会这么说。来人——”
  
  “痞六儿在!”又是那痞子兵。
  
  “先扒了她的衣服!——慢,还是让我来——我看这娘们儿还真的是蛮有味道的!”
  
  说着,张连长就歪戴了帽子,色迷迷地走了上来。
  
  一看张连长走了过来,夏国仪就急了,拼命扭动着身子。
  
  “卑鄙!”
  
  “流氓!”
  
  在不绝口的骂声中,那禽兽的魔爪把夏国仪的衣服扒开了,丑恶的身躯凑了上去……。突然,张连长一声嚎叫,慌忙跳开了去。
  
  夏国仪“呸”地一声吐掉一口猪鬃样的头发,仓库的四周就开始回荡起她的噙着眼泪的痛斥和怒骂:
  
  “禽兽不如的畜牲们,你们看着,这是我的奶子,这是我的和你们的母亲一模一样的奶子!……禽兽!畜牲!你们看着,你们听着——你们就是被这样的奶子喂养过,抚育过……可是你们,如今却人性泯灭,丧尽天良,猪狗不如,还有什么脸皮活着来杀人放火、奸淫掠抢、横行霸道、无恶不作!听着吧……”
  
  “堵住她的嘴!”
  
  听着夏国仪的怒骂,刚才尚存一丝淫念的张连长此刻却恼羞成怒,跳着吼着要堵上夏国仪的嘴。
  
  痞六儿冲上来了,却被夏国仪一口咬住了他的脏手,接着一口鲜血,就喷吐到了他的脸上……
  
  夏国仪挣扎着,满脸通红,手腕和脚脖子已被绑绳磨出了血。
  
  但是,她的嘴却被他们按住头给堵上了,她发疯一样地撕扭着,然却无济于事。
  
  “搞死她!”
  
  “把裤子也扒了!”
  
  “扒!”
  
  周围的敌人都围上来了,狼一样地盯着闭上眼睛,咬破了嘴唇的夏国仪。
  
  她知道今天是走不出这间仓库了,所以就闭上了容不下这种丑恶的眼睛;
  
  她知道她的身子已经被黑暗所吞噬,所以她就只当是告别这个罪恶世界的一种羞辱而含恨的方式……
  
  她忽然想起了已经赴南昌随贺龙去革命的王鉴,眼泪不由漫了她的双脸。她是听到了这些禽兽的乱叫声,但却奇怪仓库四周为什么会这么冷寂!
  
  “慢——”
  
  半天,紧盯着夏国仪的张连长恶恨恨地挪着他的身子,上前一把就抓住了夏国仪的乳房。夏国仪一声惊叫,而张连长的手却越抓越紧,也不去理会夏国倪那已经睁开了的似乎已经是变了形的眼睛,只是咬着牙齿,像一个变态狂一样地说:
  
  “我要给你玩点好玩的东西!”
  
  夏国仪一口差点咬掉了他的鼻子,他一手捂着流血的鼻子,一手从屁股上抽出一根沾满了鲜血的马鞭!
  
  一阵狂风暴雨般的鞭打,夏国仪衣裳破碎,皮开肉绽,昏死过去。痞六儿及时端来一盆水,却被张连长一脚踢开了:
  
  “去你妈的!就你他妈聪明!”
  
  凉水泼了一身,但痞六儿还直直地站着。
  
  “去,找一根铁丝来。”张连长又吼了一声,他才转身走了。
  
  谁都不知道张连长要铁丝做什么,却见他走上前就给已经失去了知觉的夏国仪松绑。
  
  他把夏国仪放倒在地上,他撕去了夏国仪身上仅有的几片已经和血迹粘在了一起的布片……
  
  他接过了痞六儿递上来的一截生了锈的铁丝,他的手颤抖着揪住了夏国倪那两只已经是血肉模糊的乳房……
  
  一声嚎叫,他就把铁丝穿进了夏国仪的乳房!
  
  夏国仪只挣扎着扭动了一下身子,就昏死过去……
  
  “吊起来——”
  
  在场的人面面相觑,谁都不敢动手。
  
  “吊起来!”
  
  痞六儿走了过来,但他的手一碰铁丝,却“哇——”地吐了一地。
  
  最终,夏国仪还是被吊起来了,同时天空里响起了一声撕心裂胆般的惊雷!这惊雷掩住了夏国仪那非人的声声惨叫,同时,那惊雷之中的电光也一下子击中了仓库的那令人发指的罪恶的一角!
  
  …………
  
  在刑场路上,敌人用铁丝穿着她的乳房裸体游街示众。夏国仪强忍着钻心般的疼痛和百般的凌辱,昂首阔步,大义凛然。敌人将她带到阅马场,再次逼问。最后,敌人得到的只有三个字——“不知道”。气急败坏的敌人将夏国仪的手脚钉在门板上,凌迟处死。·

□访客:思明大地的好女儿-----崔瑞英(2015/12/24 11:24:39)
1949年12月10日,中国人民解放军以摧枯拉朽之势,把国民党残军压到了中越边境,炮火震天动地。当天上午,南下解放大军解放思乐县城之后,乘胜前进,正向明江县城挺进。国民党明江县政府军政人员仓惶向爱店方向逃跑,临走对押走了在押的“囚犯”。其中有一个拖着沉重的脚镣,挺起瘦弱的身躯的 “女犯”。她,就是思明游击队的女战士二。崔瑞英。敌人把她押到安马渡口下了毒手。在旭日已经照亮了思明大地的时刻,壮族人民的好女儿、中国共产党党员,年仅24岁的崔瑞英含笑地倒了下去。
   崔瑞英(1924--1949),又名崔丽娟,女,壮族,明江镇人。家贫,13岁父母双亡,随家兄生活。为分担困难,瑞英白天给别人帮工钉扣,晚上给别人舂米磨豆腐。
  
   1940年秋,广西抗日学生军到明江进行抗日宣传活动,在瑞英的心里播下革命的种子。
  
  1945年冬,本街女青年赵明坚,自中共思明地下党组织的明江河南抗日政工队归来,任明江小学教师,办起妇女夜读班,宣传革命道理。瑞英和其他贫苦姐妹一起参加夜读。赵明坚的指导下,1946年冬周煜坚、周金明姐妹发起组织妇女合作小组,后来发展成筹集革命经费的“经济小组”。崔瑞英是最早加入合作小组的成员之一,和姐妹们一起肩挑贩运,常往返于海渊、 北宁、峙浪、爱店及越南的禄平之间。1947年8月,中共发动爱店起义后,思明工委决定“经济小组”的成员参加游击队,瑞英高兴得几夜不眠,和经济组的其他姐妹们把积攒的钱,购买了一批布匹、棉毡、电筒、电池、煤油等急需品带到游击队。
  
   在游击队里,组织最初分配瑞英和林芳芬(林秀琼)负责板堪屯的群众工作。她们在板堪深入发动群众反“三征”,斗争很有声色,引起了国民党密探的注意。一天,晨色朦胧,瑞英和芳芬进村,就被敌人发现、追捕。她俩冲出村外,隐蔽在路旁草丛中。敌人踩着她们的脚背追过, 她们忍痛不动,这才避过一次危难。1947年9月以后,国民党武装接连对游击根据地进行“扫荡”。游击队宿野林,钻山洞,生活十分困难。有的同志负伤,有的生病,个别队员情绪低落,而瑞英却一直充满着革命乐观精神。每次转移到新宿营地,她就主动去采药为伤病号治病;拾柴烧火给队员们烤;烧水给队员们烫脚;为男队员洗补衣服。空闲下来她还同情绪低落的队员谈心。就在那艰难的日子里,瑞英于11月参加了共产党。
  
  1949年4月, 中国人民解放军南下,思明游击队为迎接胜利,决定分散深入敌后开辟新区。瑞英接受任务到明江县北宁乡开展工作,落脚在姓罗的表兄家里;她昼夜串连群众,发动群众反“三征”不幸被反动教师何汉能告发。4月16日北宁乡乡长何东成带乡警围捕瑞英。
  
   当时她已匿蔽入山洞,敌人恼羞成怒,大发淫威,将金村老少赶到罗志香家门前晒场。胁迫群众说:“你们这些穷鬼全给共党的迷魂药毒化了。今天我要让你们看看是你的嘴巴硬还是我的机枪硬。”接着,他对着机枪手命令:,机枪准备,预备——” 崔瑞英勇敢地站出来,大声竭道:“住手!我就是你们要抓的共产党,我一人做事一人当,决木许你们伤害无辜的群众。” 说完无所畏惧地迎向敌人。
   4月26日,崔瑞英被关进了监狱。敌人对崔瑞英进行审讯,先诱以利禄,遭到崔瑞英的严正斥责。
  凶恶的敌人开始对崔瑞英施以酷刑。他们用细铁丝绑起
  把她的两个拇指后高高呆起,然后挥起铁鞭抽打,并用棍棒
  捅她的嘴巴,逼她讲出我游击队活动的线索,讲出我共产党
  游击队员的名单。但是崔瑞英用革命的意志,革命的理想筑
  起了一道铜墙铁壁,任由敌人怎样酷刑拷打,始终不讲一句
  话。惨酷地摧残,令崔瑞英死昏过去。惨无人道的敌人又用
  辣椒水灌进她的鼻子。敌人恼羞成怒就用鞭打、棒击、夹拇指、倒吊双脚悬梁灌辣椒水、坐老虎凳等酷刑摧残崔瑞英,把崔瑞英打得遍体鳞伤,死去活来,膝盖脱臼,寸步难行。她一个女子如何能经受这么惨绝人鬟
  的酷刑,常常是被拖牢狱半天都没有苏藤过来。她的这坚贞不屈、把生死置之度外的顽强精神,连一些有人性的狱
  卒也暗暗叹服。私下子窃窃私语,称颂这位坚强的少女。
  敌人酷刑用尽,竟以处女贞洁要挟,崔瑞英面对凶恶下流的敌人,坚贞不屈。在怒骂“流氓!畜生!”声中奋力反抗,敌人扑上来,扒光瑞英衣裤。。。。虽然受尽奸污昏死过去,仍只字不吐党的机密,表现了一个共产党员忠于党、忠于人民、忠于共产主义理想的高贵品质。
  
  崔瑞英苏醒后大声痛哭,一度羞愤想过自杀,但为了组织越狱,忍辱负重,与隔牢的七男囚 (其中有几个是革命者)约定越狱方案,又启发教育一穷苦狱卒,使他帮助传递掘狱工具。然而,当男狱凿穿了外壁,行将凿通女牢时,与瑞英同囚的女犯吴某动摇,并要告发,情况异常危急。瑞英当机立断,对男囚们说:“你们快走,“不要管我! ”1949年12月10目,当中国人民解放军向明江、宁明进军时,国民党明江县特编队闻风窜逃,瑞英被害于敌窜逃路上安马渡口。
  
  

□访客:赵全英:刘胡兰式女英雄(2018/12/24 12:34:22)
南充日报[2016年07月13日]
  ●本报记者 周晓琪
  
    赵全英是中国共产党优秀的女党员之一。1915年,她出生于南充县西区的金宝乡石马垭赵家沟。从小性格倔强的她看到同龄的男孩子背书包上学,就心生羡慕,但在当时重男轻女的社会,赵全英想读书的想法几乎是奢望,但赵全英不肯就此放弃,一年又一年,她老是向父母提起自己有多么希望读书,终于,她的决心打动了朴实而善良的父亲,最终,父亲将她送到赵家祠堂去读书了。
    1932年初,中共南充中心县委决定以西区七宝寺高级小学为据点,将西区建成为共产党的根据地。为此,决定在七宝寺小学招收女生班,从中发现和培养党的妇女干部。早已盼望能到这西区享有盛名的学校读书的赵全英听到消息,心想一定要得到这次机会,回家后,赵全英又同父母软磨硬缠,终于取得父母同意去报名。1932年4月的一个夜晚,在学校操场被训育主任何朴村、教师罗天照遇见,他们见赵全英剪着当时最新式的短发,明亮的大眼睛,丰满的脸庞,匀称的身材,显得朝气蓬勃,就问她:“你为什么来读书?”全英自豪地回答:“我们女的,也应有所作为。”他们认为赵全英有进步思想倾向,就经常有意识地接触和教育她,并介绍其加入了共产党,负责西区的青年妇女工作。
    当时,本地代军阀当局向农民征米收税的人,人们把他们叫“二领班”。这些二领班,让农民民不聊生,他们收米季节,大压粮价,大量收购后,在荒月头上又高价卖给农民,从中盘剥。如果有谁欠着不交,他们就利滚利、跟头利翻几番。到年关时,还勾结团总将交不起钱的农民抓到乡公所任意吊打,一直到家里人倾家荡产把钱交去才肯放人。赵全英为替百姓出气,带领妇女们,以向金宝乡的“二领班”周子华要买肉的钱为由,将周子华痛打了一顿,以解人们心头之恨。
    1933年春,南充中心县委根据省委在西区建立农民武装,开展游击战,配合红四方面军粉碎四川军阀对通南巴川陕革命根据地围攻的指示,成立西区游击队。赵全英说服了母亲,让中心县委的领导常住在她家里,指挥斗争。在这一时期,赵全英白天照常上课,放学后立即回家写标语。晚上,她带领妇女们在夜色掩护下,在山垭口或大路旁贴出“打倒军阀”、“打倒贪官污吏和土豪劣绅”等标语。逢场天,她又和姐妹们装扮成赶场的样子,趁人多拥挤时散发宣传革命的传单。当她得知西区游击队要在一个晚上将敌人的哨棚全部烧毁时,主动请求参加,带领身强力壮的妇女们扮成女鬼吓走守哨棚的敌人。圆满地完成了游击队交给她的任务,使游击队的预期计划得以实行,有力地打击了敌人。当游击队去提大悲寺警察分队的枪时,赵全英又率领石马垭的妇女们,自告奋勇地担当起监视敌情的任务。当赵全英得知其同学、共产党员任秀全(后脱党) 被捕关在中和乡民团办事处的情报时,为了营救任秀全和保护党组织,她和游击队员连夜奔走几十里山路赶到中和乡,救出任秀全并为她化装,将其送到旋东湾隐蔽起来。不久,全英和游击队员又在一个夜晚将龙泉乡地主何靖廷和何肯成家的粮仓打开,把粮食分给穷苦农民。
  
    赵全英的革命活动,引起了当地团首赵吉安和他儿子赵模的注意。1933年6月,在杨森对西区实行反革命围剿时,赵全英被捕。赵吉安父子和匪徒们把她吊在树上,轮番抽打,要她说出哪些人是共产党。全英咬牙忍受了极度痛苦,一声不哼。敌人又把她母亲绑在路旁的一棵大树上,对她进行威胁。赵全英劝其母亲要坚强,为了更多的共产党员,牺牲也在所不惜,敌人一无所获,只好将她押到南充关入大南门监狱。
    在狱中,被人们称为易屠夫的南充县伪县长易维精亲自审问赵全英,妄图从她口中得到共产党及游击队的情况。任匪徒们把她打得皮开肉绽,仍未得到半点情况。
    易维精恼羞成怒,令匪徒们把全英按倒,往鼻孔里灌辣子水。全英被呛得肺如火烧,呼吸困难,仍不说一句话。敌人不甘失败,又卑鄙地令匪徒用猪鬃捅全英的乳头,全英忍着钻心的剧痛和丧尽天良的凌辱,直到昏死过去,也没有招供。敌人黔驴技穷,只好判处她死刑。
    1933年6月17日,赵全英和9名战友一起,被敌人押往西桥河刑场。她们一出监狱就高呼“中国共产党万岁”、“苏维埃政府万岁”等口号。在处决前,国民党军队一姓张的营长,见十几岁的赵全英年轻漂亮,想娶她为“小”,以荣华富贵诱其叛党,遭赵全英一顿痛骂,毫不动摇。当敌人在刑场上将枪口对着全英时,她怒视着易维精高喊:“二十年后,姑娘又是一青年。”赵全英和9名战友的鲜血洒在西桥河畔,牺牲时年仅18岁。
    赵全英为祖国和人民奉献了自己年轻的生命,是一名优秀的女共产党员,她宁死不屈的精神让人肃然起敬,她是我们南充的刘胡兰式的英雄,永远值得我们敬仰和怀念,市委党史研究室宣教科科长姜华说。

□西条樱姬:王桂芝(2017/2/16 20:07:27)
王桂芝
  
  (1907~1947)
  
  王桂芝,女,1907年出生于河南省太康县马头村。
  
  4岁丧母。由姐姐抚养,后因生活所迫,给人家当了养女,从此她担负起繁重的家务劳动。17岁嫁与马厂乡大任庄任尚春为妻。因家庭贫寒,被迫外出逃荒要饭。1942年丈夫被日寇抓去当苦力,惨遭折磨而死。一次次的沉重打击,饥寒交迫的苦难生活,在他的心中凝聚了阶级仇、民族恨。她多么渴望着共产党、八路军带领穷人闹翻身,求解放,结束她那痛苦悲惨的命运。
  
  1942年秋,王桂芝在当地党组织领导下,积极参加革命活动,从此她走上了革命的道路。1945年1 1月,她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担任党的地下联络员,多次冒着危险为党传递情报,掩护革命同志,出色地完成了党交给的各项工作。
  
  1946年7月底,睢杞太军民在党的正确领导下,彻底粉碎了国民党反动派4万兵力第二次大规模的“围剿”,重建了党在太康县境四个区的政权。王桂芝担任了第四区(马厂)孙桥小区农会会长。当地农民称她为“王老太”。她积极带领人民群众,斗争恶霸地主,开展减租减息,为部队筹措物资、护理伤病员等工作,做得非常出色。为了劳动人民的早日解放,她毅然送子参军。
  
  1947年夏,根据上级部署,四区开展土改。她根据群众要求,报请上级批准,召开干、群大会,公审并处决了当地有名的恶霸地主刘老钱。农民群众无不拍手称快。但敌人并不甘心灭亡,纠集地主武装,疯狂反扑。9月初的一个早晨,王桂芝正在孙桥集上宣传土改政策时,突然被土顽郭馨波部老虎队队长刘明儒的匪兵包围(刘明儒系恶霸刘老钱的儿子),不幸落入敌手。王桂芝被俘后,敌队长及其残部从太康境用马车拉着十几名被俘人员,窜到柘城西边崔皮庄一带。敌人对被俘人员,绳捆索绑,不让睡觉,每顿饭只给一个馍,而且放在地上让他们啃着吃。想方设法折磨、摧残,其悲惨之状,真令人目不忍睹。
  
  1947年9月16日上午,刘明儒一帮人,把崔皮庄、小方庄等村群众集合在崔皮庄邵风锡的大门前空地上开会。匪徒们押着王桂芝来到会场。4个匪徒手持柳棍,搬个长凳子放在会场中间,让王桂芝站在上边,王桂芝大义凛然,毫不畏惧,大声说道:“乡亲们,不要怕,我没有罪,我是共产党员,农会、妇会会长,土改干部,很早就是地下工作的交通员。我的工作,就是搞土改,分田地、斗恶霸,为咱穷苦人民闹翻身的。而他们则是国民党反动派,土顽联防队,象土匪一样压迫咱们老百姓,我们要和他们斗争到底!”又转身面向敌队长刘明儒怒斥道:“他是土匪头子,奸淫烧杀,无恶不作,他的反动老子,是个罪大恶极的恶霸地主,已经被人民政府镇压了……。他们是秋后的蚂蚱,蹦踺不几天啦……”。王桂芝的话句句说到了人民群众的心坎上,一时群情激愤,愤怒的目光,一齐射向了刘明儒。敌人生怕他再讲下去,很快把她从凳子上扯下来一脚踢倒在地。然后拉起来向村外走去。当走到崔皮庄村南柿树下时,敌人兽性大发,七八个匪徒一拥而上,把她的上衣全撕下来,拧断她的右胳膊,又拉到柿树南端乱坟岗地里。老虎队长刘明儒用柳棍先把她打昏,又惨无人道地用木棍捅人她的阴部。并把她的头发一缕缕的用脚踩掉。她苏醒过来后,还断断续续地喊“共产党万岁!毛主席万岁!”这时,匪徒们用刀割去她的乳房,切断了双腿上的血管,砍掉两条胳膊和双腿。惨不忍睹!年仅四十岁的王桂芝,就这样被万恶的敌人残酷杀害了。
  
  
  
  商丘市老区建设促进会,中共商丘市委党史研究室编,商丘革命老区英雄谱,商丘市老区建设促进会中共商丘市委党史研究室,2009,第303页
  
  
  
  西条樱姬


注册|登录|帮助|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