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January月
111:43:43
文选评论魏生吉
  闽东革命史图为咸坑村房子:“把咸坑根据地改为梅坑根据地,把周墩咸坑改为周墩咸村”为何要改变历史
叶飞纪念馆
[现0条]
经典值0
[编辑][置顶][取消]
2019年January月
111:33:44
文选评论魏生吉
  这北上抗日留下150个伤员住在我村咸坑根据地由宁德瑞堂搬来一所一院10个医生救伤员,周宁档案局有注我村历史资料,我村为革命做出巨大贡献,一个生产队改革开放至今都没有土地承包证,周宁县政府答案是我村历史没有土地是租溪底村的土地,所有的收入都与溪底村四六分成,我村村民还被逼每年交山金给溪底村人。我村至今还没有解放分田地
叶飞纪念馆
[现0条]
经典值0
[编辑][置顶][取消]
2018年May月
1011:17:46
文选评论访客
  这假历史嘛,叶飞所属部队还有顶头上司,陈并不直接管叶飞
叶飞纪念馆
[现0条]
经典值0
[编辑][置顶][取消]
2014年February月
1916:46:31
文选评论许昌老王
  叶飞领导的闽东红色根据地的发展就是中国共产党武装夺取政权的典范
叶飞纪念馆
[现1条]
经典值4
[编辑][置顶][取消]
2012年October月
2115:39:13
提醒N4A后代
  此处是革命老前辈叶飞上将的纪念馆,我们在此纪念前辈,是因为我们今天能有幸福生活,离不开他们当年抛头颅洒热血,为我们打下了今天的江山。在此处,我们可以思念、奠基、感恩,但不欢迎在此评论!
叶飞纪念馆
[现0条]
经典值3
[编辑][退顶][取消]
2010年July月
620:5:34
郭村保卫战胜利七十周年之际老六团后代
  今年是郭村保卫战胜利七十周年。1985年11月8日叶飞在《新四军》史料丛书编纂工作汇报会上的讲话,其中有一段提到此次战斗发生的前后情况,我觉得很有必要放在此处,以供后人在研究新四军历史时鉴用。
   第三,新四军进入江南敌后,包括江北四、五支队,包括彭雪枫、李先念同志在淮北和鄂豫皖的部队,向敌后的发展,在敌后斗争的形式是特殊的,是复杂的。新四军处于敌、伪、顽三方面夹击的形势。
   一九三九年,蒋介石不光有“反共、限共、溶共”的反动方针,他还有一个具体的“曲线救国”的政策。汪精卫投降日寇,在南京成立伪中央政府。而国民党在敌后的部队,有的公开投降当伪军,有的则和日军勾勾搭搭,联合反共。这就出现了新四军当时斗争的复杂性和特殊性。新四军处于日、伪、顽军三方夹击的形势。
   在华中进攻新四军的顽固派,不单是国民党的地方武装和杂牌部队,还有大量的正规军和它的嫡系。进攻四师的是王仲廉,进攻二师和五师的是桂系的李品仙、廖磊部队,进攻江南新四军的是冷欣部队,顾祝同的嫡系,进攻苏北新四军的是韩德勤,进攻皖南军部的……(插话:是不是要那样的写?)我是主张写的,(插话:台湾国民党讲新四军不打鬼子,专打国民党军。)这是台湾国民党讲的鬼话,八路军、新四军抗击了日军的大部和伪军的全部,坚持抗战是历史事实。美国人写了一本书,书名《宋家王朝》,说蒋介石不打日本人,专打共产党。(插话:实际就是这样),那为什么我们不能讲呢?进攻皖南新四军军部,震惊中外的皖南事变,“千古奇冤,江南一叶”,是国民党第三战区顾祝同的精锐和他的几乎全部部队。听说在云岭军部旧址纪念馆开馆会上,有同志说项英没有错误,但是项英确有错误呀。(插话:这是事实,历史总是历史嘛。)在蒋介石采取消极抗日、积极反共的反动政策下,要么我们新四军采取退让,以求不破不裂,用项英同志的话说就是不破坏统一战线。要么,同顽固派坚决进行有理、有利、有节的斗争,就是刚才张震同志讲的,从斗争当中求团结。一九四0年中央的第二个“五四”指示,就明白指出:前者是错误的,后者才是正确的。只有采取坚决斗争,并且给顽固派的进攻以坚决的打击,包括把它彻底消灭,统一战线的团结,国共合作,才有可能保持。历史证明中央这个方针是正确的。我主张,编新四军史料不必也不应该回避这种历史事实。因为这是公开的,中央第二个“五四”指示中说:“在国民党反共顽固派坚决地执行其防共、限共、反共政策,并以此为投降日本的准备的时候,我们应强调斗争,不应强调统一,否则就会是极大的错误……”。又说“所以斗争是克服投降危险,争取时局好转,巩固国共合作的最主要的方法。……如果采取相反的估计和策略,以为我愈发展,彼愈投降,我愈退让,彼愈抗日,或者以为现在已经是全国分裂的时候,国共合作已经不可能,那就是错误的了。”项英同志的错误就在于对中央的两个“五四”指示都不执行。这个问题如果不写,或者写是写了,但是有气无力,我看是不好的,因为这是历史的真实史料嘛。
  讲到这里,再讲一个问题,看来这不是个小问题,刚才说了,少奇同志那个讲话说当时的任务是解决苏北问题,在解决苏北问题的斗争当中,有三仗是很重要的(当然不止这三仗),一个是半塔集保卫战,一个是郭村战斗,一个是黄桥决战。
   为什么说没有半塔集之战就没有郭村战斗,没有郭村战斗就没有黄桥决战呢?因为半塔集保卫战跟郭村战斗有很大的关系,我是当事人,我要跟大家讲老实话,那样的仗我过去没有打过,我们过去打游击,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走。可是现在要守着打,让人家四面进攻,坚守着,半塔集保卫战就是这样打的。那个仗可不简单呢。主力部队是到路西去了,剩下的是机关学校后勤等单位,作战部队大约只有一个团。顽固派的势力相当大,其中有一个韩德勤的主力,就是独立第六旅。我到了半塔集感到非常惊奇,所以去仔仔细细地看了半塔集保卫战的阵地、地形、兵力的部署,访问指挥保卫战的同志,学习半塔集这个战斗。他们没有多少部队,杂七杂八的不到一个团,顽固派差不多有七、八上十个团。半塔集的部队守了七天,我们星夜驰援半塔集,把东南面打开了以后,又向北搜索前进。就是那个独立第六旅,它出来了,我们和它打了一个遭遇战,把它打垮了。这是我们第一次跟它遭遇。后来五支队过来了,指挥部也过来了,少奇同志也过来了,我就是在半塔集第一次同少奇同志见面的。
   郭村战斗,现在有些同志还不清楚,以为是我这个冒失鬼,冒冒失失打的,我即使是冒失鬼,即使胆大包天,没有上级命令,也不敢随便乱打哪。当时刘少奇同志是中央代表,我是奉了刘少奇同志之命,才打了郭村这一仗的。在我们由半塔集地区返回江都吴家桥地区的时候,刘少奇同志给我一个非常困难的任务,要我回到吴家桥去,独立自主,放手减租减息,建立抗日民主政权。我说,少奇同志,我们这么大搞特搞,国民党顽固派要打我们呢!少奇同志说:如果你们被顽固派围攻,北边的八路军,西边江北的新四军,南边江南的新四军,会来增援你们,把国民党顽固派消灭。我说,少奇同志,我们在吴家桥是孤军呢!人家韩德勤是有二、三十万人呢,打久了,没有把握啊!我那时不敢冒失,不敢轻易地承担这个任务。我就说,打久了,没有把握呀,起码子弹要打光了。少奇同志明白地说,你们只要坚守一个星期,八路军就可以到达,江北的新四军也可以向东来了,江南的新四军也可以向北来了。他明白讲,你们的任务就是坚守一个星期。而且讲到这个程度,一个星期以内是你们的事,你们负责,一个星期以后,不是你们的事。我听到这样的话,想了一想,半塔集不到一个团的部队都能守一个星期,我们有两个团还不能守一个星期吗!我说那可以,就接受了这个任务。郭村战斗就是这样来的。我们为什么会到郭村呢?我们回到吴家桥没有三天,鬼子一千多,出来大“扫荡”,这时我们大打特打,一直打到大桥,把它包围起来,要消灭它。当时的苏北,这样大打鬼子还没有过,李长江的部队派人来观战,说新四军这么厉害。但打到后来,确实消灭不了,给了敌人严重的打击后就退出战斗。吴家桥那个地方一点回旋余地也没有。退出战斗以后,就发生一个问题,鬼子肯定要报复。我们已经打了一天一夜,太疲劳,不能再打啦。这个道理再蠢的指挥员也懂得。总不能那么蠢,在原地不转移,坐等敌人来“扫荡”。但是,转移到哪里去呢?还是惠浴宇同志给我们提供了情况,说郭村这个地区很好,群众基础好,地形也很好,又是三角地带,是“三家”(日本、两李、韩)的结合点。因此,我们才决定转移到郭村休整。我坦白的讲,这个地方是最理想的地方,因为,郭村这个地方,北边就是韩德勤部队,西面就是鬼子,东面南面是“两李”部队,这样转到郭村,可以把“两李”摔到后面,面对韩德勤。天晓得,偏偏不是韩德勤来,而是李长江这个草包来打,我们是不愿意同“两李”打的,“两李”是中间力量不是顽固派,陈毅同志命令我们派代表去谈判,派陈同生同志作为代表到泰州去谈判,有个电影《东进序曲》,写的就是这桩事。不仅如此,李长江还想先解决陈玉生部队然后围攻郭村。这个时候正是第二次反共高潮呀,不要把它看成是孤立的事情。李品仙进攻江北指挥部,冷欣进攻江南指挥部。我们只剩下孤单单的两个团在那里,韩德勤这家伙狡猾,他就挑拨李长江来进攻我们。派他的保安三旅配合。李长江这个草包,他的部署开始不是先打郭村,是先解决陈玉生的部队,再来围攻郭村。陈玉生同志告急,因为他要突破重重包围,到郭村来,没有把握,他告急。在这样的情况下,决心非常难下。要么牺牲陈玉生,集中兵力保卫郭村;要么既保住郭村,又要救出陈玉生,派出一个团去帮助陈玉生起义。李长江看到从郭村调出一个团,他知道郭村只剩下一个团了,他就利用这个机会下手。这时,我们在郭村只有一个团另一个营,一共只有四个营的部队。为什么要坚决打呢?就是执行少奇同志的指示。人家来打就坚决自卫,八路军和江北江南新四军就有理由赶来增援,会歼敌人。但是打到第三天,接到少奇同志的电报,告诉我们,说八路军黄克诚同志的部队在陇海路受阻,因此不能按时到达;第二次又电告我们五支队向东增援,到高良涧受阻也过不来。要我们独立自主。我接到电报,出了一身冷汗。幸好在第三天陶勇同志率领苏皖支队赶到郭村,最后我们独立自主的把敌人打垮了。当我们在郭村被围攻的时候,陈老总发急,他是不相信一个星期可以得到增援,仗打到第四天,我们转守为攻,首先攻宜陵,打开了缺口,把陈毅同志接到郭村来。郭村战斗,我听说现在有不同的意见,有争议,认为郭村战斗是错误,不该打,我不同意这个意见。因为,当时连派去谈判的代表都扣留了,人家来围攻,我们能不自卫么?请问,如果不是郭村战斗胜利了,江南新四军过来,光是吴家桥那弹丸之地,能集结么?没有地方集结,没有地方休整,粮食恐怕都很困难。郭村战斗打赢了,打开了局面,从宜陵到塘头这一大片,因此,部队就有地方集结、休整。我不讲别的,只讲这一点。光是吴家桥那么一块地方,江南新四军主力到江北无立足之地,立足未稳,很难说,或者是鬼子,或者是韩德勤乘机来进攻。我不知道,有意见的人用意何在?请原谅,我讲话直爽,如得罪了人,只好说一声对不起。没有郭村战斗,那有黄桥决战呢?郭村战斗,是东进的序曲嘛!
   在这里我还要提一个问题。不错,“两李”是中间部队,是统战对象,然而,中间部队的特点就是动摇的,郭村战斗我们虽然打了“两李”部队,而且把它打得很痛,但我军不追击,不进占泰州,结果还是把它团结过来了,这是陈毅同志的英明决策,中国有句老话“不打不相识”,江南主力全部渡江集结郭村塘头地区,决定东进,必须通过“两李”防区,“两李”就只好让路。黄桥决战时,他就坐山观虎斗,不敢轻动。应当说,这是郭村战斗教训了它。统一战线不能只讲统,不讲斗。
   到了黄桥决战的时候,韩德勤集中兵力,他的部署是各个击破,企图趁新四军立足未稳,首先解决新四军。然后向北对付八路军。这个时候,有三种意见,第一个是项英同志的意见,他坚决反对,说这会破坏统一战线。第二个是少奇的意见,少奇同志是要求固守黄桥,等八路军黄克诚部队到达之后,把韩德勤部队消灭。第三个是陈毅同志的意见,陈毅同志坚决主张在黄桥独立自主,单独决战,不要等八路军。因为八路军只能在战略上的配合,不能作战役上的配合。我看,这恐怕与郭村战斗有关系。郭村一个团能这样打,黄桥条件这么好,江南主力又已全部集中,还不能打吗!所以陈毅同志坚决主张单独决战。毛主席和党中央同意了陈毅同志的意见。黄桥决战就是这样来的。这是解决苏北问题的决战。如果不讲这个史料,恐怕不太完整。
  
叶飞纪念馆
[现0条]
经典值1
[编辑][退顶][取消]
2010年June月
1621:7:23
端午节快乐老六团后代
  
  天上人间共享端午!
叶飞纪念馆
[现0条]
经典值4
[编辑][置顶][取消]
2010年May月
916:13:50
奠基老六团后代
  
   母亲节快乐
叶飞纪念馆
[现0条]
经典值2
[编辑][置顶][取消]
2010年May月
620:3:38
思念你们的孩子
  
  多么希望你们能再喝上一口我为你们沏的茶!
  
  想念你们!
叶飞纪念馆
[现0条]
经典值1
[编辑][置顶][取消]
2008年January月
722:6:38
纪念叶飞华东人
  我是江苏人,对叶王陶表示深深的崇敬,江苏人民永远怀念他们!
叶飞纪念馆
[现0条]
经典值0
[编辑][置顶][取消]
2006年March月
419:16:16
中国军政在线中国军政在线
  中国军政在线
  为关心中国将军、政要、机构介绍,关注军政人物军事、政治生涯探讨,关切中国时政、历史、机构、军事研究的朋友们打造一个互动交流的良好平台。
  
叶飞纪念馆
[现0条]
经典值1
[编辑][置顶][取消]

留言置顶
N4A后代:提醒
此处是革命老前辈叶飞上将的纪念馆,我们在此纪念前辈,是因为我们今天能有幸福生活,离不开他们当年抛头颅洒热血,为我们打下了今天的江山。在此处,我们可以思念、奠基、感恩,但不欢迎在此评论!
(2012/10/21 15:39:13)
[编辑][消顶]
老六团后代:郭村保卫战胜利七十周年之际
今年是郭村保卫战胜利七十周年。1985年11月8日叶飞在《新四军》史料丛书编纂工作汇报会上的讲话,其中有一段提到此次战斗发生的前后情况,我觉得很有必要放在此处,以供后人在研究新四军历史时鉴用。
  第三,新四军进入江南敌后,包括江北四、五支队,包括彭雪枫、李先念同志在淮北和鄂豫皖的部队,向敌后的发展,在敌后斗争的形式是特殊的,是复杂的。新四军处于敌、伪、顽三方面夹击的形势。
  一九三九年,蒋介石不光有“反共、限共、溶共”的反动方针,他还有一个具体的“曲线救国”的政策。汪精卫投降日寇,在南京成立伪中央政府。而国民党在敌后的部队,有的公开投降当伪军,有的则和日军勾勾搭搭,联合反共。这就出现了新四军当时斗争的复杂性和特殊性。新四军处于日、伪、顽军三方夹击的形势。
  在华中进攻新四军的顽固派,不单是国民党的地方武装和杂牌部队,还有大量的正规军和它的嫡系。进攻四师的是王仲廉,进攻二师和五师的是桂系的李品仙、廖磊部队,进攻江南新四军的是冷欣部队,顾祝同的嫡系,进攻苏北新四军的是韩德勤,进攻皖南军部的……(插话:是不是要那样的写?)我是主张写的,(插话:台湾国民党讲新四军不打鬼子,专打国民党军。)这是台湾国民党讲的鬼话,八路军、新四军抗击了日军的大部和伪军的全部,坚持抗战是历史事实。美国人写了一本书,书名《宋家王朝》,说蒋介石不打日本人,专打共产党。(插话:实际就是这样),那为什么我们不能讲呢?进攻皖南新四军军部,震惊中外的皖南事变,“千古奇冤,江南一叶”,是国民党第三战区顾祝同的精锐和他的几乎全部部队。听说在云岭军部旧址纪念馆开馆会上,有同志说项英没有错误,但是项英确有错误呀。(插话:这是事实,历史总是历史嘛。)在蒋介石采取消极抗日、积极反共的反动政策下,要么我们新四军采取退让,以求不破不裂,用项英同志的话说就是不破坏统一战线。要么,同顽固派坚决进行有理、有利、有节的斗争,就是刚才张震同志讲的,从斗争当中求团结。一九四0年中央的第二个“五四”指示,就明白指出:前者是错误的,后者才是正确的。只有采取坚决斗争,并且给顽固派的进攻以坚决的打击,包括把它彻底消灭,统一战线的团结,国共合作,才有可能保持。历史证明中央这个方针是正确的。我主张,编新四军史料不必也不应该回避这种历史事实。因为这是公开的,中央第二个“五四”指示中说:“在国民党反共顽固派坚决地执行其防共、限共、反共政策,并以此为投降日本的准备的时候,我们应强调斗争,不应强调统一,否则就会是极大的错误……”。又说“所以斗争是克服投降危险,争取时局好转,巩固国共合作的最主要的方法。……如果采取相反的估计和策略,以为我愈发展,彼愈投降,我愈退让,彼愈抗日,或者以为现在已经是全国分裂的时候,国共合作已经不可能,那就是错误的了。”项英同志的错误就在于对中央的两个“五四”指示都不执行。这个问题如果不写,或者写是写了,但是有气无力,我看是不好的,因为这是历史的真实史料嘛。
  讲到这里,再讲一个问题,看来这不是个小问题,刚才说了,少奇同志那个讲话说当时的任务是解决苏北问题,在解决苏北问题的斗争当中,有三仗是很重要的(当然不止这三仗),一个是半塔集保卫战,一个是郭村战斗,一个是黄桥决战。
  为什么说没有半塔集之战就没有郭村战斗,没有郭村战斗就没有黄桥决战呢?因为半塔集保卫战跟郭村战斗有很大的关系,我是当事人,我要跟大家讲老实话,那样的仗我过去没有打过,我们过去打游击,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走。可是现在要守着打,让人家四面进攻,坚守着,半塔集保卫战就是这样打的。那个仗可不简单呢。主力部队是到路西去了,剩下的是机关学校后勤等单位,作战部队大约只有一个团。顽固派的势力相当大,其中有一个韩德勤的主力,就是独立第六旅。我到了半塔集感到非常惊奇,所以去仔仔细细地看了半塔集保卫战的阵地、地形、兵力的部署,访问指挥保卫战的同志,学习半塔集这个战斗。他们没有多少部队,杂七杂八的不到一个团,顽固派差不多有七、八上十个团。半塔集的部队守了七天,我们星夜驰援半塔集,把东南面打开了以后,又向北搜索前进。就是那个独立第六旅,它出来了,我们和它打了一个遭遇战,把它打垮了。这是我们第一次跟它遭遇。后来五支队过来了,指挥部也过来了,少奇同志也过来了,我就是在半塔集第一次同少奇同志见面的。
  郭村战斗,现在有些同志还不清楚,以为是我这个冒失鬼,冒冒失失打的,我即使是冒失鬼,即使胆大包天,没有上级命令,也不敢随便乱打哪。当时刘少奇同志是中央代表,我是奉了刘少奇同志之命,才打了郭村这一仗的。在我们由半塔集地区返回江都吴家桥地区的时候,刘少奇同志给我一个非常困难的任务,要我回到吴家桥去,独立自主,放手减租减息,建立抗日民主政权。我说,少奇同志,我们这么大搞特搞,国民党顽固派要打我们呢!少奇同志说:如果你们被顽固派围攻,北边的八路军,西边江北的新四军,南边江南的新四军,会来增援你们,把国民党顽固派消灭。我说,少奇同志,我们在吴家桥是孤军呢!人家韩德勤是有二、三十万人呢,打久了,没有把握啊!我那时不敢冒失,不敢轻易地承担这个任务。我就说,打久了,没有把握呀,起码子弹要打光了。少奇同志明白地说,你们只要坚守一个星期,八路军就可以到达,江北的新四军也可以向东来了,江南的新四军也可以向北来了。他明白讲,你们的任务就是坚守一个星期。而且讲到这个程度,一个星期以内是你们的事,你们负责,一个星期以后,不是你们的事。我听到这样的话,想了一想,半塔集不到一个团的部队都能守一个星期,我们有两个团还不能守一个星期吗!我说那可以,就接受了这个任务。郭村战斗就是这样来的。我们为什么会到郭村呢?我们回到吴家桥没有三天,鬼子一千多,出来大“扫荡”,这时我们大打特打,一直打到大桥,把它包围起来,要消灭它。当时的苏北,这样大打鬼子还没有过,李长江的部队派人来观战,说新四军这么厉害。但打到后来,确实消灭不了,给了敌人严重的打击后就退出战斗。吴家桥那个地方一点回旋余地也没有。退出战斗以后,就发生一个问题,鬼子肯定要报复。我们已经打了一天一夜,太疲劳,不能再打啦。这个道理再蠢的指挥员也懂得。总不能那么蠢,在原地不转移,坐等敌人来“扫荡”。但是,转移到哪里去呢?还是惠浴宇同志给我们提供了情况,说郭村这个地区很好,群众基础好,地形也很好,又是三角地带,是“三家”(日本、两李、韩)的结合点。因此,我们才决定转移到郭村休整。我坦白的讲,这个地方是最理想的地方,因为,郭村这个地方,北边就是韩德勤部队,西面就是鬼子,东面南面是“两李”部队,这样转到郭村,可以把“两李”摔到后面,面对韩德勤。天晓得,偏偏不是韩德勤来,而是李长江这个草包来打,我们是不愿意同“两李”打的,“两李”是中间力量不是顽固派,陈毅同志命令我们派代表去谈判,派陈同生同志作为代表到泰州去谈判,有个电影《东进序曲》,写的就是这桩事。不仅如此,李长江还想先解决陈玉生部队然后围攻郭村。这个时候正是第二次反共高潮呀,不要把它看成是孤立的事情。李品仙进攻江北指挥部,冷欣进攻江南指挥部。我们只剩下孤单单的两个团在那里,韩德勤这家伙狡猾,他就挑拨李长江来进攻我们。派他的保安三旅配合。李长江这个草包,他的部署开始不是先打郭村,是先解决陈玉生的部队,再来围攻郭村。陈玉生同志告急,因为他要突破重重包围,到郭村来,没有把握,他告急。在这样的情况下,决心非常难下。要么牺牲陈玉生,集中兵力保卫郭村;要么既保住郭村,又要救出陈玉生,派出一个团去帮助陈玉生起义。李长江看到从郭村调出一个团,他知道郭村只剩下一个团了,他就利用这个机会下手。这时,我们在郭村只有一个团另一个营,一共只有四个营的部队。为什么要坚决打呢?就是执行少奇同志的指示。人家来打就坚决自卫,八路军和江北江南新四军就有理由赶来增援,会歼敌人。但是打到第三天,接到少奇同志的电报,告诉我们,说八路军黄克诚同志的部队在陇海路受阻,因此不能按时到达;第二次又电告我们五支队向东增援,到高良涧受阻也过不来。要我们独立自主。我接到电报,出了一身冷汗。幸好在第三天陶勇同志率领苏皖支队赶到郭村,最后我们独立自主的把敌人打垮了。当我们在郭村被围攻的时候,陈老总发急,他是不相信一个星期可以得到增援,仗打到第四天,我们转守为攻,首先攻宜陵,打开了缺口,把陈毅同志接到郭村来。郭村战斗,我听说现在有不同的意见,有争议,认为郭村战斗是错误,不该打,我不同意这个意见。因为,当时连派去谈判的代表都扣留了,人家来围攻,我们能不自卫么?请问,如果不是郭村战斗胜利了,江南新四军过来,光是吴家桥那弹丸之地,能集结么?没有地方集结,没有地方休整,粮食恐怕都很困难。郭村战斗打赢了,打开了局面,从宜陵到塘头这一大片,因此,部队就有地方集结、休整。我不讲别的,只讲这一点。光是吴家桥那么一块地方,江南新四军主力到江北无立足之地,立足未稳,很难说,或者是鬼子,或者是韩德勤乘机来进攻。我不知道,有意见的人用意何在?请原谅,我讲话直爽,如得罪了人,只好说一声对不起。没有郭村战斗,那有黄桥决战呢?郭村战斗,是东进的序曲嘛!
  在这里我还要提一个问题。不错,“两李”是中间部队,是统战对象,然而,中间部队的特点就是动摇的,郭村战斗我们虽然打了“两李”部队,而且把它打得很痛,但我军不追击,不进占泰州,结果还是把它团结过来了,这是陈毅同志的英明决策,中国有句老话“不打不相识”,江南主力全部渡江集结郭村塘头地区,决定东进,必须通过“两李”防区,“两李”就只好让路。黄桥决战时,他就坐山观虎斗,不敢轻动。应当说,这是郭村战斗教训了它。统一战线不能只讲统,不讲斗。
  到了黄桥决战的时候,韩德勤集中兵力,他的部署是各个击破,企图趁新四军立足未稳,首先解决新四军。然后向北对付八路军。这个时候,有三种意见,第一个是项英同志的意见,他坚决反对,说这会破坏统一战线。第二个是少奇的意见,少奇同志是要求固守黄桥,等八路军黄克诚部队到达之后,把韩德勤部队消灭。第三个是陈毅同志的意见,陈毅同志坚决主张在黄桥独立自主,单独决战,不要等八路军。因为八路军只能在战略上的配合,不能作战役上的配合。我看,这恐怕与郭村战斗有关系。郭村一个团能这样打,黄桥条件这么好,江南主力又已全部集中,还不能打吗!所以陈毅同志坚决主张单独决战。毛主席和党中央同意了陈毅同志的意见。黄桥决战就是这样来的。这是解决苏北问题的决战。如果不讲这个史料,恐怕不太完整。
  
(2010/7/6 20:05:35)
[编辑][消顶]
最新讨论
□铭记历史:叶飞同志是优秀的军政…(2015/11/10 0:22:23)
最新经典Top 5
□老六团后代:奠基(2010/5/9 16:13:51)

   母亲节快乐

□老六团后代:郭村保卫战胜利七十周年之际(2010/7/6 20:05:35)
今年是郭村保卫战胜利七十周年。1985年11月8日叶飞在《新四军》史料丛书编纂工作汇报会上的讲话,其中有一段提到此次战斗发生的前后情况,我觉得很有必要放在此处,以供后人在研究新四军历史时鉴用。
  第三,新四军进入江南敌后,包括江北四、五支队,包括彭雪枫、李先念同志在淮北和鄂豫皖的部队,向敌后的发展,在敌后斗争的形式是特殊的,是复杂的。新四军处于敌、伪、顽三方面夹击的形势。
  一九三九年,蒋介石不光有“反共、限共、溶共”的反动方针,他还有一个具体的“曲线救国”的政策。汪精卫投降日寇,在南京成立伪中央政府。而国民党在敌后的部队,有的公开投降当伪军,有的则和日军勾勾搭搭,联合反共。这就出现了新四军当时斗争的复杂性和特殊性。新四军处于日、伪、顽军三方夹击的形势。
  在华中进攻新四军的顽固派,不单是国民党的地方武装和杂牌部队,还有大量的正规军和它的嫡系。进攻四师的是王仲廉,进攻二师和五师的是桂系的李品仙、廖磊部队,进攻江南新四军的是冷欣部队,顾祝同的嫡系,进攻苏北新四军的是韩德勤,进攻皖南军部的……(插话:是不是要那样的写?)我是主张写的,(插话:台湾国民党讲新四军不打鬼子,专打国民党军。)这是台湾国民党讲的鬼话,八路军、新四军抗击了日军的大部和伪军的全部,坚持抗战是历史事实。美国人写了一本书,书名《宋家王朝》,说蒋介石不打日本人,专打共产党。(插话:实际就是这样),那为什么我们不能讲呢?进攻皖南新四军军部,震惊中外的皖南事变,“千古奇冤,江南一叶”,是国民党第三战区顾祝同的精锐和他的几乎全部部队。听说在云岭军部旧址纪念馆开馆会上,有同志说项英没有错误,但是项英确有错误呀。(插话:这是事实,历史总是历史嘛。)在蒋介石采取消极抗日、积极反共的反动政策下,要么我们新四军采取退让,以求不破不裂,用项英同志的话说就是不破坏统一战线。要么,同顽固派坚决进行有理、有利、有节的斗争,就是刚才张震同志讲的,从斗争当中求团结。一九四0年中央的第二个“五四”指示,就明白指出:前者是错误的,后者才是正确的。只有采取坚决斗争,并且给顽固派的进攻以坚决的打击,包括把它彻底消灭,统一战线的团结,国共合作,才有可能保持。历史证明中央这个方针是正确的。我主张,编新四军史料不必也不应该回避这种历史事实。因为这是公开的,中央第二个“五四”指示中说:“在国民党反共顽固派坚决地执行其防共、限共、反共政策,并以此为投降日本的准备的时候,我们应强调斗争,不应强调统一,否则就会是极大的错误……”。又说“所以斗争是克服投降危险,争取时局好转,巩固国共合作的最主要的方法。……如果采取相反的估计和策略,以为我愈发展,彼愈投降,我愈退让,彼愈抗日,或者以为现在已经是全国分裂的时候,国共合作已经不可能,那就是错误的了。”项英同志的错误就在于对中央的两个“五四”指示都不执行。这个问题如果不写,或者写是写了,但是有气无力,我看是不好的,因为这是历史的真实史料嘛。
  讲到这里,再讲一个问题,看来这不是个小问题,刚才说了,少奇同志那个讲话说当时的任务是解决苏北问题,在解决苏北问题的斗争当中,有三仗是很重要的(当然不止这三仗),一个是半塔集保卫战,一个是郭村战斗,一个是黄桥决战。
  为什么说没有半塔集之战就没有郭村战斗,没有郭村战斗就没有黄桥决战呢?因为半塔集保卫战跟郭村战斗有很大的关系,我是当事人,我要跟大家讲老实话,那样的仗我过去没有打过,我们过去打游击,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走。可是现在要守着打,让人家四面进攻,坚守着,半塔集保卫战就是这样打的。那个仗可不简单呢。主力部队是到路西去了,剩下的是机关学校后勤等单位,作战部队大约只有一个团。顽固派的势力相当大,其中有一个韩德勤的主力,就是独立第六旅。我到了半塔集感到非常惊奇,所以去仔仔细细地看了半塔集保卫战的阵地、地形、兵力的部署,访问指挥保卫战的同志,学习半塔集这个战斗。他们没有多少部队,杂七杂八的不到一个团,顽固派差不多有七、八上十个团。半塔集的部队守了七天,我们星夜驰援半塔集,把东南面打开了以后,又向北搜索前进。就是那个独立第六旅,它出来了,我们和它打了一个遭遇战,把它打垮了。这是我们第一次跟它遭遇。后来五支队过来了,指挥部也过来了,少奇同志也过来了,我就是在半塔集第一次同少奇同志见面的。
  郭村战斗,现在有些同志还不清楚,以为是我这个冒失鬼,冒冒失失打的,我即使是冒失鬼,即使胆大包天,没有上级命令,也不敢随便乱打哪。当时刘少奇同志是中央代表,我是奉了刘少奇同志之命,才打了郭村这一仗的。在我们由半塔集地区返回江都吴家桥地区的时候,刘少奇同志给我一个非常困难的任务,要我回到吴家桥去,独立自主,放手减租减息,建立抗日民主政权。我说,少奇同志,我们这么大搞特搞,国民党顽固派要打我们呢!少奇同志说:如果你们被顽固派围攻,北边的八路军,西边江北的新四军,南边江南的新四军,会来增援你们,把国民党顽固派消灭。我说,少奇同志,我们在吴家桥是孤军呢!人家韩德勤是有二、三十万人呢,打久了,没有把握啊!我那时不敢冒失,不敢轻易地承担这个任务。我就说,打久了,没有把握呀,起码子弹要打光了。少奇同志明白地说,你们只要坚守一个星期,八路军就可以到达,江北的新四军也可以向东来了,江南的新四军也可以向北来了。他明白讲,你们的任务就是坚守一个星期。而且讲到这个程度,一个星期以内是你们的事,你们负责,一个星期以后,不是你们的事。我听到这样的话,想了一想,半塔集不到一个团的部队都能守一个星期,我们有两个团还不能守一个星期吗!我说那可以,就接受了这个任务。郭村战斗就是这样来的。我们为什么会到郭村呢?我们回到吴家桥没有三天,鬼子一千多,出来大“扫荡”,这时我们大打特打,一直打到大桥,把它包围起来,要消灭它。当时的苏北,这样大打鬼子还没有过,李长江的部队派人来观战,说新四军这么厉害。但打到后来,确实消灭不了,给了敌人严重的打击后就退出战斗。吴家桥那个地方一点回旋余地也没有。退出战斗以后,就发生一个问题,鬼子肯定要报复。我们已经打了一天一夜,太疲劳,不能再打啦。这个道理再蠢的指挥员也懂得。总不能那么蠢,在原地不转移,坐等敌人来“扫荡”。但是,转移到哪里去呢?还是惠浴宇同志给我们提供了情况,说郭村这个地区很好,群众基础好,地形也很好,又是三角地带,是“三家”(日本、两李、韩)的结合点。因此,我们才决定转移到郭村休整。我坦白的讲,这个地方是最理想的地方,因为,郭村这个地方,北边就是韩德勤部队,西面就是鬼子,东面南面是“两李”部队,这样转到郭村,可以把“两李”摔到后面,面对韩德勤。天晓得,偏偏不是韩德勤来,而是李长江这个草包来打,我们是不愿意同“两李”打的,“两李”是中间力量不是顽固派,陈毅同志命令我们派代表去谈判,派陈同生同志作为代表到泰州去谈判,有个电影《东进序曲》,写的就是这桩事。不仅如此,李长江还想先解决陈玉生部队然后围攻郭村。这个时候正是第二次反共高潮呀,不要把它看成是孤立的事情。李品仙进攻江北指挥部,冷欣进攻江南指挥部。我们只剩下孤单单的两个团在那里,韩德勤这家伙狡猾,他就挑拨李长江来进攻我们。派他的保安三旅配合。李长江这个草包,他的部署开始不是先打郭村,是先解决陈玉生的部队,再来围攻郭村。陈玉生同志告急,因为他要突破重重包围,到郭村来,没有把握,他告急。在这样的情况下,决心非常难下。要么牺牲陈玉生,集中兵力保卫郭村;要么既保住郭村,又要救出陈玉生,派出一个团去帮助陈玉生起义。李长江看到从郭村调出一个团,他知道郭村只剩下一个团了,他就利用这个机会下手。这时,我们在郭村只有一个团另一个营,一共只有四个营的部队。为什么要坚决打呢?就是执行少奇同志的指示。人家来打就坚决自卫,八路军和江北江南新四军就有理由赶来增援,会歼敌人。但是打到第三天,接到少奇同志的电报,告诉我们,说八路军黄克诚同志的部队在陇海路受阻,因此不能按时到达;第二次又电告我们五支队向东增援,到高良涧受阻也过不来。要我们独立自主。我接到电报,出了一身冷汗。幸好在第三天陶勇同志率领苏皖支队赶到郭村,最后我们独立自主的把敌人打垮了。当我们在郭村被围攻的时候,陈老总发急,他是不相信一个星期可以得到增援,仗打到第四天,我们转守为攻,首先攻宜陵,打开了缺口,把陈毅同志接到郭村来。郭村战斗,我听说现在有不同的意见,有争议,认为郭村战斗是错误,不该打,我不同意这个意见。因为,当时连派去谈判的代表都扣留了,人家来围攻,我们能不自卫么?请问,如果不是郭村战斗胜利了,江南新四军过来,光是吴家桥那弹丸之地,能集结么?没有地方集结,没有地方休整,粮食恐怕都很困难。郭村战斗打赢了,打开了局面,从宜陵到塘头这一大片,因此,部队就有地方集结、休整。我不讲别的,只讲这一点。光是吴家桥那么一块地方,江南新四军主力到江北无立足之地,立足未稳,很难说,或者是鬼子,或者是韩德勤乘机来进攻。我不知道,有意见的人用意何在?请原谅,我讲话直爽,如得罪了人,只好说一声对不起。没有郭村战斗,那有黄桥决战呢?郭村战斗,是东进的序曲嘛!
  在这里我还要提一个问题。不错,“两李”是中间部队,是统战对象,然而,中间部队的特点就是动摇的,郭村战斗我们虽然打了“两李”部队,而且把它打得很痛,但我军不追击,不进占泰州,结果还是把它团结过来了,这是陈毅同志的英明决策,中国有句老话“不打不相识”,江南主力全部渡江集结郭村塘头地区,决定东进,必须通过“两李”防区,“两李”就只好让路。黄桥决战时,他就坐山观虎斗,不敢轻动。应当说,这是郭村战斗教训了它。统一战线不能只讲统,不讲斗。
  到了黄桥决战的时候,韩德勤集中兵力,他的部署是各个击破,企图趁新四军立足未稳,首先解决新四军。然后向北对付八路军。这个时候,有三种意见,第一个是项英同志的意见,他坚决反对,说这会破坏统一战线。第二个是少奇的意见,少奇同志是要求固守黄桥,等八路军黄克诚部队到达之后,把韩德勤部队消灭。第三个是陈毅同志的意见,陈毅同志坚决主张在黄桥独立自主,单独决战,不要等八路军。因为八路军只能在战略上的配合,不能作战役上的配合。我看,这恐怕与郭村战斗有关系。郭村一个团能这样打,黄桥条件这么好,江南主力又已全部集中,还不能打吗!所以陈毅同志坚决主张单独决战。毛主席和党中央同意了陈毅同志的意见。黄桥决战就是这样来的。这是解决苏北问题的决战。如果不讲这个史料,恐怕不太完整。
  

□中国军政在线:中国军政在线(2006/3/4 19:16:17)
中国军政在线
  为关心中国将军、政要、机构介绍,关注军政人物军事、政治生涯探讨,关切中国时政、历史、机构、军事研究的朋友们打造一个互动交流的良好平台。
  

□你们的孩子:思念(2010/5/6 20:03:39)

  多么希望你们能再喝上一口我为你们沏的茶!
  
  想念你们!

□老六团后代:端午节快乐(2010/6/16 21:07:23)

  天上人间共享端午!


注册|登录|帮助|快捷